第一章 一封家信
作者:清风一夜 | 发布时间:2018-10-03 14:01:09 | 字数:3401

   正在图书馆里看书的袁远收到了室友发来的一条短信:“远,你妈的信来了。”

   袁远知道那是蕾沁发来的,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如果有信件或者快件的话,都是她帮忙拿回来的,说起来,就数袁远最特殊了,现在谁还会写信呢?只有袁远的妈妈会坚持着每一个月都会写一封信给她了。

   袁远看了看时间,她看书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她收拾了一下书本,就走出了图书馆,她是这里的常客,当很多的同学都沉浸于玩网络游戏的时候,袁远一直坚持着高中时代的习惯,只要是学习时间她一定会认真学习的。

   她从来不曾逃过课,也不曾不试过不交作业,她还是一个很本分的好学生的。

   她宿舍里住着四一个人,一个是刚才发短信来给袁远的室友,叫蕾沁,是一个很优秀的女生,听说当年高考的时候,她还拿过奖学金呢?

   另外一个是和袁远一样,家境不太好的女生,叫亚敏,她经常和袁远一起去打工的,关系也不错,只是亚敏这个人有些八卦,只要是一点点的花边新闻,她一定会好好地说上几句的,班里的事情,有很多都是袁远从亚敏的嘴里知道的。

   第三个室友,说起来,袁远有些伤感,这个女生可是一个刁蛮公主,她叫曼丽,是一个很骄傲的女生,袁远对她又特别的好,所有的室友都有些不理解,袁远不是那种势利的女生,为什么她就对曼丽这么好呢?

   对于这一个原因,袁远一直保持着沉默,其实袁远只是想从曼丽的嘴里知道一些事情罢了,不会有人知道袁远其实是来自单亲家庭,她的家里只有她和一个妈妈,在乡下妈妈一直坚持着做手工品去维持生计。

   她们母女俩的生活过得并不是很好,但是这么多年来,妈妈一直坚持着独身,就是不肯去改嫁,她不想让袁远再次受到伤害,第一次的婚姻已经不幸福了,她不想再去碰婚姻,袁远的妈妈对女儿说,她对婚姻早就失去信心了,只要她们过得好好的就可以了。

   懂事的袁远其实是清楚的,因为妈妈早早就被那一个狠心的爸爸抛弃了。

   袁远对爸爸的印象其实不是很清晰的,那一年,他离开家的时候,她可能只是两岁多吧!对于爸爸的了解,只能是从一些邻居的嘴里知道,据说他跑一个有钱的太太跑了。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爸爸贪图富贵,狠狠地把她们母女抛弃了,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奔荣华富贵去了,对于这样的爸爸,袁远一点也不稀罕,因为她讨厌那种爱慕虚荣的人。她觉得她的亲生父亲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袁远上小学的时候,袁远强烈要求妈妈把她的姓也改过来,她要和妈妈一个姓,这样,刀子就觉得自己和那一个狠心的爸爸是没有任何的关系了的。

   她为什么会对曼丽特别好呢?就是因为曼丽的继父的老家就是她的家乡,袁远有些怀疑这一个人可能是她的亲生父亲,因为袁远从一个邻居的口误中知道她的亲生父亲就是在这一座城市里开了一家公司,听说他还有一个女儿,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亲生的。

   曼丽告诉袁远,她家里就是她一个独生女儿,她随母亲姓,她的爸爸是一个继父,可疼她了,细心的袁远就是这样认为,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肯定,她还是决定先和曼丽交往一段时间,等她有机会去曼丽家的时候,她看一眼那一个人,她就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了。

   这是袁远的打算,她从来不曾告诉过任何一个人,连妈妈也不知道原来袁远的心里一直放不下被爸爸抛弃的这一件事情的。

   她这一个人很好强,而且很能忍,很多的事情她都是放在心里的,她不会轻易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她给人的感觉是很安静的,就像一潭湖水一样,如果不是有人抛进一个石子,是不会有任何的波澜的。

   袁远一边快步地向宿舍走去,一边想着这些破事,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听声音被她撞到人一定是歪倒了的,她赶紧道歉:“对不起,撞到你了。”

   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了一双很清澈的眼睛,正在笑眯眯地看着她呢?

   “没有关系。”那男生笑起来的时候就如一缕阳光,把袁远有些灰暗的心情一下子照亮了。

   袁远知道这一个人是谁?他叫薛宇天,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曼丽最喜欢就是这一个人了,只要有事没事,曼丽一定会去找薛宇天的。

   袁远曾经远远地看见过他,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她从来不曾和他说过话。现在她撞到了薛宇天,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只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才好?

   只见薛宇天微微一笑,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笑道:“你是曼丽宿舍的袁远,对吧?我们是见过的。”

   袁远点了点头,再也不敢抬起头去看他了。她这个人一和陌生人说话的时候,就会脸红的,现在面对学校里的一号帅哥,她自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加速,有些不自然了起来了。

   “是,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袁远留下了这一句话,然后匆匆地走了。

   薛宇天一脸玩味的笑容看着袁远的背景,笑道:“这个女生真是有意思,怎么这么容易脸红的呢?我还没有怎么说话呢?”说完,他吹着口哨向图书馆走去。

   袁远为了早一点看到妈妈写来的信,还有一百多米才到宿舍楼的时候,她小跑了起来,这是她和妈妈之间的沟通,妈妈上过学,也喜欢看书,她不善于用言语去表达的内心世界,但是在书信上,她却很能表现自己的柔情。

   “袁远,快,你的信。”蕾沁手里拿着信,在宿舍楼的二楼大声地嚷嚷道。

   她们的宿舍就在二楼,袁远看到有不少的同学三三两两地在宿舍楼前面的花园里散着步,她们听到了蕾沁的喊声,纷纷向袁远侧目,也许在这一栋宿舍楼,也只有袁远才会有书信来了的。

   有一个认识袁远的女生,看到袁远回来了,冲着袁远喊道:“袁远,你妈真有意思,都能掐着时间给你寄信来,可是我们女生宿舍的一大风景线了。”

   袁远的脸更加红了,现在谁没有手机了呢?偏偏她的妈妈就是喜欢用笔写信,她也没有办法呀!妈妈都寄信来了,她不可能告诉妈妈,这里的同学都不收书信了的,你不要写了,她是说不出来这样的话,太伤人了。

   “我妈特别嘛!”袁远只能是这样回答那一个女生的话了。

   很快,她跑上了楼梯,远远就看到蕾沁像是举着一面胜利的旗帜一样,袁远都说了蕾沁好几次了,以后有她的信,只要告诉她一声就可以了,然后就放在她的枕头边就行。

   不料,这一个热心肠的蕾沁还是像以前一样,只要是袁远的信来了,她就像是执行任务一样,一定要亲手把信件交到了袁远的手上,她才放下心来的。

   “好啦!蕾沁,麻烦你不要再喊了,你看,所有人都听到了。”袁远冲到了蕾沁的身边,一把信抢到了手里,然后把信件放在心胸那里,闭上眼睛好好地享受一番这带有妈妈的气味的信封,她好像觉得妈妈就在她的身边一样。

   蕾沁马上掏出手机,把这一很难得的一刻拍了下来,马上存了下来,然后快速地上传到她的微搏里,标题为:“妈妈的爱,永远是我最温暖的感觉。”

   袁远对于蕾沁的举行一点也不在意,她早就沉浸来家信的喜悦当中。

   “我走了。”袁远跑回了宿舍,开始慢慢地看着她的家信去了。

   蕾沁环抱着双臂,看着坐在床边看信的袁远,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女生给她的感觉是很有意思的,她很穷,但是她是一个最有志气的,她从来不曾看到她向任何人低头的,只是有一件事情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她对曼丽那一个小妞又是百般讨好呢?这让她太不理解了。

   袁远一边捂着嘴,一边细细地看着信,不用说,一定是看到了妈妈感人的话,她有流泪的冲动了,蕾沁太熟悉了袁远一系列的动作了。

   先是看完了信,然后就钻进被窝里,再看第二遍,接着被窝里就会传出嘤嘤的哭泣声,虽然说蕾沁从来不曾看过袁远的家信是怎么样的,但是凭她的直觉,袁远的妈妈一定是一个很有才情的女人,不然怎么会把一封信写得这么感人呢?

   果然,袁远看完了第一遍,然后真的钻进被窝里去了,一会儿,就听到了她哭泣的声音,蕾沁继续摇了摇头,她轻轻地来到了袁远的床边,坐了下来,安慰道:“我说,袁远,就算是你再感动,也不能老是这样,对不对?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了呢?”

   一个脑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带着泪花笑道:“我家里没有出事,妈妈告诉我家里的小猫生了一窝的小猫仔,我心里高兴,那是我从路上捡回来的一个野猫,它也找到家了,还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心里高兴,我才没有哭呢?”

   “啧啧,我太佩服你了,袁远,你看你也真是的,你妈写信就是写这些,为什么她不写一些,女儿呀,我很想你,想得睡不着觉之类的话呢?说小猫生了一窝子的小猫仔有什么意思呢?”蕾沁一脸的不解,觉得这一对母女之间的交流实在是太逗了。

   “蕾沁,你不是我们,你不会明白这种感觉的。等你明白了,你可能不是现在的蕾沁了。”袁远感动完了,她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蕾沁把她拉了起来,蕾沁的确是很不了解袁远,觉得她像一个谜一样的女生。

   不过,她知道袁远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的,她从来不会大声和任何一个同学说一句粗话,就是这一点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这么有修养的女生真的很讨人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