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人啦
作者:醉嘞 | 发布时间:2018-12-05 16:43:30 | 字数:3879

   凌晨某市区的海岸边,数万人趴在海岸线上的栏杆处,带着情侣,相机像是在等待什么。

   “快看,流星雨诶!下流星雨咯!”一个漂亮的小靓女,被男友拥在怀中,伸出白皙娇嫩的手指指着天边绚丽的天际。一旁猥琐的男友,右手搭在她俏皮光滑裸露在外的肚皮上,一手摸在她翘臀上,上下其手,口角挂着一丝晶莹剔透的哈喇子。

   “好漂亮哦!快快许愿吧!”小女孩手舞足蹈,抱着男友的脑袋蜻蜓点水亲吻了下他的嘴唇。而后半眯着双眼,许下愿来。她着实不愿意闭着眼睛放过这千年难得一见的场景。

   在同一条街一处昏暗的房间里,两条白花花的肉体正趴在床上战斗着。这是该市区有名的环城路,是寂寞男向往的红灯区。

   被男子压在身下的禽姐很是抵触,已经大半个小时了,这位熟客还没喷花,她本来还想着去看一看流星雨的。

   男子一边啪啪卖力的撞击着,一边沉声咒骂道:“流星雨,老子让你流精水。”有女友的都去浪漫去了,这位光棍男只好将愤怒化作一股浓花发泄在这禽类身上了。

   “都快一个小时了,再不丢的话老娘可要加钱了。”他们都是老熟客了,寻常这男子都是三十秒的事,脱裤子穿衣服加在一块也不到三分钟,钱好赚的很。这次却足足大战了一个小时,连这位久经战场的禽姐都有些忍受不住了,猜想这人八成是磕了药才来的。

   “轰隆隆——”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阵的悲嚎声,吓得男子一软,浓浓的白色液体喷溅而出。两人对视半响,这才出声道:“发生,发生什么事了?”

   狮子座的流星雨向来美丽,陨石划过天际,拖着绚丽的火光穿透过大气层,砸向地球地面。一颗,又一颗……

   第二天,在一郊区电子工厂。

   “砸的好啊!”赵全,是个单身男,孤儿院长大的,没钱读书,没钱泡妞。大了之后,跑到这工厂里打工赚些烟钱,他还从未与女性亲密接触过。要说有的话,也是前几年去割包皮的时候被四十多岁的护士姐姐抚摸过。当场打了麻醉还勃起了,真是丢人啊!

   听到这次狮子座的流星雨砸伤砸死了不少有钱人,赵全那是拍手叫好,开心的很啊!“娘的,全砸光了才好!”

   尸体,和伤者被从未如此勤快过的消防队员抬到医院,市区到处都有警察在维持秩序。到处谎成一片,纷纷谴责国家没能事先预测好陨石会砸倒地球来。

   早在前几天新闻播报说某某就可以看到千年难得一见的狮子座流星雨的大爆发,而且还有所谓的专家,莅临新闻发布会的现场,让大家不用担心。虽然已经到了2012了,但不会有末日的出现,反而能欣赏到空前美丽的流星雨。

   李戈,是赵全同一宿舍的室友,两人关系还挺要好的。

   赵全昨晚上的晚班,还在呼呼大睡呢!李戈把昨晚流星雨砸死人的消息带回来告诉赵全。赵全那是拍手叫好啊!才死个八百十万人,算个鸟鸟,天朝别的不多,就是人多的去了。

   两人去食堂打了饭菜,与电子厂其他员工一块坐在食堂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看的是周晶晶的喜剧片,甭提多高兴了。像他这种没钱,没车,连最起码的房子都没有的男人,仇世的眼光那不是一般的深啊!

   原本播放喜剧片的电视忽然莎莎变成雪白,忽然停了电。“怎么搞得?”众人不明所以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多少电子厂的员工都有些恐慌。停电是小事,关键是外面发生的事情太过于唬人了。像这种容易残废小弟弟的厂子很少有男的在这上班的,好多个女女都在打电话询问家人是不是没事。

   只要李戈和赵全两个没心没肺的人原地不动,拿着勺子在沙子里挑选米粒往嘴里送去。

   “轰隆隆——”自然很快就有人把发电机抬了出来,发起电来。声音嘈杂刺耳,电视屏幕也亮了起来,大家熟悉的主持人坐在台上,严肃拿着一张纸张,念道:“由于流星雨造成多人死亡,加上导致停电,以及深林大火,目前各防线已经抽不出再多的兵力来维护城区的秩序。再加上停电导致尸体堆积过多,而导致瘟疫,感染,目前天朝没有能力估计此次流星雨造成的伤亡,瘟疫袭来,大家都关好门窗,呆在家中不要到处乱走,也不允许有任何理由借口的集会。”新闻来来回回播放都是那个画面,那几句话。

   “又有瘟疫了?”赵全没良心,道:“李戈,去换个台吧!看的我心烦。”

   李戈怯怯的跑上去一连按了几个台都是那个画面,“电视坏了?完了,一定是世界末日来了。”想到这,他的四肢颤抖,手脚冰冷,有些害怕的看着赵全道:“发生瘟疫了,我,我们要不要也躲起来一段时间。”李戈扫了一圈,发生偌大个食堂里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在这里,空荡荡连厨师都跑光了。

   “我们命贱的很,怕个啥,要是不工作饭都没的吃了。”赵全丝毫不将瘟疫放在心上,要知道从98年到现在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个大事了,发生个瘟疫算个屁啊!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后怕,毕竟无缘无故的,所有的电视台都只有那么一个画面,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你们两头猪,还在这里干嘛啊?”从食堂楼上蹬蹬蹬的跑下来一个小四眼,这人是厂长的儿子,也是部门经理,最主要的这家伙是赵全的死对头。

   “哟,是明哥啊!我们这就回去准备上班去。”见来的人是陈明,李戈赶紧点头哈腰的打了个招呼,拉着一边的赵全就要离去。

   “还上个屁的班啊!都滚吧!我爸说了,现在全厂全部解放,不招人了。”陈明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带,里面装满了钞票,这家伙也是准备开车回家的,听说这次又闹个瘟疫,比以往要吓人多了,死亡率超高,还是通过空气传染的。

   “不会吧?就这么被开除了?”赵全目瞪口呆,从未见过有厂子开除人带这样的,话都没多说,直接让你滚蛋得了。既然都要滚蛋了,那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我们这半个月的工资还没结算了,你说滚就滚啊!不给钱的话,老子,老子去告你去。”

   “去吧!随便告,敢这么跟老子说话。”陈明仗着自己是部门经理,老爸又是厂长平时嚣张的很。要是只是这样的话,赵全还不至于要惹到他,但赵全暗恋一块上班的一个女的,叫林琳的。也是这家伙死缠烂打的对象之一,这就让赵全很是不爽了,经常时不时的偷摸的往陈明的宿舍丢石块。

   “你…”赵全还想说什么,却是被李戈拉向一边,嘀嘀咕咕道:“我们还是先回去找找别人问问情况吧!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心慌的厉害。”平时厂子里随处都可以看到人影,今天反而安静的可怕。

   “赶紧滚吧!”陈明还以为两人是怕了他了,殊不知赵全要是真开除了的话,指不定现在就冲上全狠狠给他揍上一顿,电子厂工资高。因为在这工作时间太长久的话,以后是很有可能是生不了孩子的,故而很少有人会为了三千块钱一个月跑来这种地方上班。

   但是想赵全这种人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小弟弟生锈了都无所谓,毕竟这么现实的社会,女孩子又少,他也就只有暗恋的份。

   两人慢跑到宿舍,发现上下五层宿舍的工友全卷着铺盖准备回家去了,有的干脆就跑到街上去买上好几个月的吃的泡面,准备躲在宿舍不出去了。

   赵全也有这个打算,毕竟他和李戈都是没家的人,别人可以回家,他们可是没地方去了。

   而与赵全李戈同一宿舍的其他六人早也跑精光了,就剩下这两个孤儿。空荡荡的,风吹来,悠长的走廊里发出呼呼的声响,让人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李戈,你在宿舍等我,我去找林琳。”说话,赵全把碗丢在桌子上,转身就朝外面跑去。

   “哎!等我,我也一块去看看。”李戈本是不想再出门的,但是一看这空荡荡阴森森的宿舍楼,脚下一滑溜,感觉拼命跑了起来追上赵全。

   女生宿舍离这边隔开不是很远,不一会儿两人就气喘吁吁的跑到楼底下。却见陈明那家伙真开着他的小比(比亚迪)在女生楼下等待。

   见两人跑过来,陈明眼神有些不对劲了,三角眼一咪,犀利的光芒好像要穿过眼镜的镜片,刺穿过来。“你们两个来这干什么?”

   “我们…”李戈想找个理由搪塞下,比较现在他们还在他老爸的厂子里,没必要太过于得罪这位二世子。

   “管你鸟事,腿长老子身上,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赵全一看着小比应该也是来等林琳的。虽然赵全到现在依旧没敢向林琳表白,不是没勇气,是没兜里没红头,没底气啊!

   陈明刚想发火,脸色铁一块青一块的,在这厂子里还从没过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的。却见女生楼内,一袭白衣飘飘的林琳踱步走了出来。“明哥哥,你怎么会来这找我啊!”林琳虽然对陈明的长相不是很恭维, 但人家有钱啊!每一百万就能给陈明的长相增添十分,还有什么比毛爷爷更帅气的。而在一边矗在那的赵全和李戈两人直接被林琳无视。

   “你知道现在发生瘟疫的事情了吗?”陈明很是关怀的看着林琳,眼睛色迷迷的上下打量着她那曼妙的身姿,他追了那么多个女生还是这个女的比较有魅力,要不然也不会追这么久。

   虽然陈明长得很猥琐,但却是这家电子厂里面有名的花花公子,无奈家中有钱的很,没几个女的能拒绝的了钱的诱惑。

   “嗯!知道啊!应,应该会没事吧!”林琳怯怯的声音很是动人,让人听了就有种保护的欲望。

   “那会没事啊!很严重呢!”陈明恶狠狠的朝着赵全这边瞪了一眼,意思很明白,老子在这泡妞了,你个癞蛤蟆还不快些滚犊子。没车没钱的废物!“我是来特地带你离开的,要知道这个厂子里面有很多人身上脏兮兮的又没有教养,万一要是出了问题的话,会让我担心死的,跟我走好吗?”陈明打开车门,很有绅士风度的邀请道。

   “嗯!”林琳羞涩的点了点头答应了,她迈着莲步刚要上车,赵全忍不住的喊道:“林琳,不要上他的车啊!他可是有名的色狼啊!”

   顿时,不但是陈明,连林琳的脸色也拉了下来。这分明就是两个人你推我就的事情,让你一个外人唧唧歪歪的吵吵啥。

   陈明下车从后备箱找来跟扳手,虎视眈眈想要过来狠狠的修理眼前这个讨人烦的家伙,尽没事打搅自己的好事。林琳也跟着下车,拉着陈明吐气如兰,娇滴滴道:“明哥哥,我们不要管他,他是谁我都不认识,一个土豹子。走吧!再晚些天就要黑了。”

   “嗯!”陈明,怒视赵全一眼,恶狠狠的关上车门多路而去。

   “娘的。”没想到林琳竟然会是这种人,今天算是看明白了,赵全狠狠一口浓痰喷了出去,咒骂道:“走吧!也就是三十块钱的货色,得瑟个鸟。”

   正在两人转身之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轰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