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3793

   郭明达将所有的洞穴都走了遍,却无一所获,心有不甘,可是也无可奈何,应天踢是个乐观的人,忙活了半天不得要领,知道再这样忙活下去也是徒劳无功,索性带了小树精出了洞穴,一步步走下高山。当郭明达出来的时候,时已近午,信步而行,不觉四肢有些酸软,在林子间找了些野果和小树精两人分吃了后,便躺在草地上静静的仰望着那峭壁上一个个洞穴。峭壁之上,这些洞穴看起来就像蜂巢,紧紧的链接在一起,天然而又似乎有着某种规律,郭明达看着总能勾起心中的某种感觉,只是又说不上来。小树精全无心肺,回归了自然,野性又发作起来,早跑的没了踪影,郭明达也没放在心上,反正和小树精相处久了,已经和他心有感应,随时可以把他召唤回来,就随他疯去。

   风沙沙的吹过,山林中绿色如锦,波浪般涌动,惬意舒爽的风迎面扑在郭明达渐渐唤起了他浓浓的睡意,不知不觉,眼皮渐渐发沉,眼前的景象开始迷上糊。“小子,拿命来……”一阵寒冷,身后突然冒出一只巨大的白骨嶙峋的手,飞快的朝他抓来。“鬼啊。”郭明达吓得拼命想跑,可是脚却像定住了一般,左转右挪却始终找不到出口,后面的鬼手又一再逼近,使他无法喘息。轰隆

   一声惊雷,身后鬼手听到这一声惊雷,似乎颇为畏惧,眨眼消失在凭空。风和日丽,郭明达独自愕然为何会突然莫名的爆出一声惊雷,正在左顾右盼,突然听到一阵呼呼之声,伴随着呼呼之声裹来一阵阵猛烈的呈风,刮的脸面吃痛。

   “好强劲的力道。”郭明达心中暗想,脚下却迎着呈风向前走去,转过一个洞穴,呼呼之声已经转变为惊雷之声,呈风更猛,隐隐变成了雷电之势,虽有拐角石壁挡住,郭明达依然能感觉到强大的压力。“好刚猛的气息。”听着厉害,郭明达不敢靠近,从拐角出探出头想看个究竟,这一看,霎时惊呆了,放眼望去是一片空旷的山顶,一个脸黑如锅底,面上板寸短须坚硬如钉,笔直而立,一张雷公嘴更是吓人。此人身高丈八,雷神一般,彪悍魁伟,再穿着一身黑漆漆的乌金锁子甲,手中拿着的一对八棱锤却十分古怪,左手一个通体漆黑,右手一个金灿灿红彤彤,一黑一红,分外醒目。每个八棱锤少说也有八百斤,却被那黑炭舞的风声一片,滴水不漏,一黑一红在舞动的过程中共形成一个两个光电,四周气流涌动都是从这雷公嘴手土的锤子发出,如一条乌龙在地上盘旋飞舞。

   “变态的强悍”郭明达倒吸了口凉气,眼睛一转,看黑炭身后坐着一人,面如重枣,眼如朗星,威仪不群,头戴紫金冠,颇有王者之气。他身后站了将近两百人,个个手握长枪,腰悬长剑,一身盔甲。好一支军容整齐的军队。“这荒山野岭怎么会突然冒出一支军队的?莫非他们是来演练的?”郭明达有些奇怪。“雷儿,你的风雷锤法已经炉火纯青,本帅很满意,今天就将本帅的看家本领——四式雷霆爆传授给你。“这雷霆爆分为四式,一为人爆,二为地爆,三为天爆,四为混沌爆。这天地人三爆,只是一种威力等级划分,分为三个等级,由低到高分别是人级,地级,天级,混沌级。其中每一级虽然只有一招却是千变万化。但是万变不离其中,主要体现在华夏两字,这两字体现的就是我们雷神一族的华夏毁灭力。人、地、天三级华夏华夏的是都是具有灵性的生物,如人、妖、魔、鬼、怪、仙、神;所不同的是,人级对杭的往往是单个生命,而地级,天级两级华夏却是在人级的基础上,可以同时华夏多个单位的个体,甚至群体以及单个无生命体,但是这种无生命体体积能量往往都很小。而混沌级就是一个可怕的存在,它既可以对付单个个体,当然,这样做未免牛刀小试,大材小用,但是也是可以的,它主要的功力还在于华夏天地星辰无限空间等界面,甚至是无限混沌都可以华夏,所以说我们雷族是天地的雷罚天神。”

   “雷儿,刚才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紫金冠不怒自威的看着那个雷公嘴的家雷公嘴扬了扬手中的八棱锤,点头道:“弟子知道了,但是这两柄八棱锤好奇怪,黑色的这个每舞动一次,就感觉到天地之间所有的灵气都被凝聚到八棱锤上,随时要破锤而出;而这金色的八棱锤只要一动,就能发出猛烈的雷电,好奇怪。”紫金冠抚着三缕长须呵呵一笑:“不错,你发现其中的秘密了,那我就告诉你,黑色的是阴雷锤,红色的是阳霆锤,这两柄八棱锤都是雷公之物,阴雷锤蓄势,阳霆锤发威,皆是妙用不凡,是华夏最好的武器,想当年太阳王和老夫为了这两柄阴阳雷霆锤……哈哈,结果……总之你以后要好好琢磨。”躲在暗处的郭明达细细琢磨着紫金冠男子的话,心中说道:“这老家伙说的到是很有道理,雷电本来就具有毁灭华夏的天然力量,却是是华夏的最好方法之一,想来着阴阳雷霆锤更是不同凡响了。”想到这里,若有所失,叹道:“要是我也有这么一柄阴阳雷霆锤那该多好。”

   “弟子谨记了。”雷公嘴的回答打断了郭明达的憧憬。“那好,我现在就将这四式的心法大纲及招式演练给你,雷儿,你看仔细了一一借你阴阳雷霆锤一用。”头戴紫金冠说罢,手一挥,他口中的雷儿手中的阴阳雷霆锤已经到了他手中,慢慢讲三式演化出来。随着紫金冠舞动双锤,天地风起云涌,双锤越快,风云越紧,双锤轻轻一碰,呼喇一声,一道闪电从中迸出,劈中山尖,立时破碎,树木摧折,粉屑纷飞,兀自在空中燃烧。

   “好霸道的锤法”郭明达看到紧要处,忍不住开口赞扬。“谁?胆敢偷看我九天雷草传授弟子?”紫金冠大喝一声,不等郭明达转身逃跑,手中乌金双锤呼啸而出,砸向郭明达。砰的一声,紫金双锤将拐角突出的岩石击了个粉碎,郭明达顿时裸露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还未等郭明达辩解,接着砰的一声,引雷锤砰的撞在郭明达胸口。天旋地转,郭明达口中喻出一条血红,然飞一般飘起,再落下,郭明达意识开始模糊……

   “哈哈,小子,你终于来了,看清楚了,这两柄锤就算我雷神一族的见面礼吧。“啊”郭明达胸口一紧,捂着胸口半坐起来,睁开眼睛一看,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风轻云淡,哪里有什么雷族雷草,分明是南柯一梦,想来刚才走了太多的洞穴,累坏了才有这样一个怪异的梦,可是胸口却隐隐发痛,似乎不是在梦中经历。梦境依然清清楚楚,情景与眼前有些相似,郭明达不禁抬头,峭壁之上,隐隐突出岩石一角,和自己梦中所见有些相似,郭明达不禁想上去一探究竟。“老大,怎么了?”小树精感知到郭明达的心境,站在郭明达身边。“走,小树精,我们上去看看。”郭明达将自己的梦简单说可一下,两人不一片刻就来到半山腰,郭明达随着梦境中的路线沿着洞穴一路走去,越走越是心惊,这些洞穴郭明达走了不下数十遍,却万万没有想到里面还有新的洞穴。一路沿着走去,竟然和梦境一模一样,顿时生出恍惚之感,眨眼间两人已经站在了山顶,果然和梦中所见一模一样,只是没有所谓的雷族一般人马在练兵。郭明达如着魔一般,慢慢的走到刚才被乌金锤大中的地方,一种如遭电击的感觉窜遍全身。一道电光从岩石中出,堪堪擦着郭明达的肩膀,砰的一声,郭明达身子一沉,人已经陷在一个大坑中,坑中赫然柞立着两栖硕大的八棱锤。

   “阴阳雷锤”郭明达心跳加快,如此神器想不到就躺在自己的脚下,触手可及,郭明达怎么能不激动:“莫非是陷阱?”想到这里,心中又是一个声音响起:“哈哈,小子你终于来了,刚才的招式看清楚记稳了,这两锤就算我雷神一族的见面礼。”这是九天雷草发现自己后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对他说的:“哈哈,难道这真是九天雷尊给我的?那么他为什么要给我呢,他说他和太阳王有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太阳王又是谁?我偷学了他们雷族的功法,他不杀我,还要送我神器。”一时之间,千头万绪,很多疑问涌上心头有。就在郭明达思考的同时,小树精忍不住好奇,伸出略带婴儿肥的手,朝阴雷锤摸去。手刚一触碰,几道闪电冒出,将小树精轰飞了出去。“啊”小树精被电的头发倒竖,脸上漆黑,口中咬咬冒烟,看的郭明达哈哈大笑。一触之威,威力如此,若是打在人身上,后果可想而知。看着各种八百斤的阴阳雷霆锤,比郭明达的身体还大,郭明达不无遗憾的自语:“要是再小些就好了。”眨眼间,雷电华夏锤神奇般的小了一圈,咦了一声,郭明达又说了句:“要是再小些更好。”于是又小了一圈,大喜之下,应天又说了几次,阴阳雷霆锤缩小到只有手指大小。拿在手中玩耍,往石壁上一撞,就是一个大坑,要是放大了再撞,所撞之物基本上灰飞烟灭。更为神奇的是,阴阳雷霆锤每炸完个东西,只要被华夏之物有灵气,灵气就被阴阳雷霆锤吸摄,再间接被郭明达吸摄。两锤之间,阴雷锤吸摄能力更强,而阳霆锤爆发威力更强大。有了这两柄阴阳雷霆锤,相当于就是说郭明达可以通过华夏,将被华夏之物的灵气转化为他的灵气吸摄,从而提高功力。华夏的越多,功力提升的也就越多。华夏的越快,提升的也就越快。如果修炼到第四级混沌华夏,将一个空间或者一个星辰华夏,那相当于吸摄了一个空间或者星辰的灵气能力,那是一个什么概念。接下来几天,郭明达就是在洞穴中,不断的练习风雷锤法和四式雷霆爆,练习累了,就使出雷霆华夏中的人爆,对山林中的一些凶猛妖兽,灵气聚集的洞穴进行华夏,吸摄灵气能量,补充他的体内灵气真力,只是他每吸摄一次,山林中的灵气就少一分,如此不断循环,此消彼长,郭明达体内灵气越发的充盈,但是山中灵气却日渐衰竭。到后来,郭明达每使用一次雷霆爆,就感到手中的阴阳雷霆锤像被无形的线束缚住一般,生涩吃力,很是奇怪。小树精乐的自己在山林中玩耍,不知不觉,三个月一见而过,郭明达感到体内真气充盈鼓荡,饱满远胜以往,有一天,郭明达准备用阴雷锤使出人爆的时候,发现雷霆锤很生涩,几乎是纹着挪不动,郭明达也越来越感到吃力。此时,一种前所未有的灾难即将降临,郭明达全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