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3400

   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苦训练,郭明达能够很容易的拿起一个八百斤重的锤,当做很顺手的兵器使用,但是若双手拿两柄雷锤同时使用,就有些应付不了。一个雷锤竖立在地上足有郭明达半个人高,可是就在三个月后的第七天,郭明达明显感觉到雷锤有些微妙的变化。雷锤每使用一次,就自然重一分,庞大的体积就随之增大一点,郭明达只能将它稍微化下,方便使用。更可怕的是,雷锤每每和空间空气摩擦碰撞,就嘶嘶作响,火花四溅,在空气中燃烧出一条条火龙。而最可怕的是,郭明达不敢同时使用双锤,只要双锤稍微靠近,霹雳啪啦的雷电就闪烁不停,蓄势待发,一旦双锤使出,伤亡恐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了,所以应天踢只用一个雷锤,这样威力已经很大。也就是在第七天,郭明达正在练习风雷锤法,阴雷锤翻飞,不断有嗤嗤之声,空间被撕裂牛皮纸一样,郭明达很吃力,渐渐有虚脱的感觉,所在的空间似乎也被阴雷锤的舞动所带动,划动雷电锤,给人一种天旋地转不真实的感觉,而且能觉察到空间在慢慢收紧。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原本灌注满空气且被收紧了袋口的袋子,里面的空气不断被吸净,渐渐的袋子就干瘪下去,越到后来,空气越发稀薄。此时,郭明达所处的环境就有这种感觉,原因郭明达隐约猜到一些,他知道是自己和雷锤吸摄了空间中的灵气所致,但是他不知道将华夏山中第二段山脉的灵气吸摄完会出现什么情况,他自己又会出现什么情况。他不知道,但很想知道。所以,郭明达一直没有放弃,尽管此时的他很难受,身体就像被放在蒸笼里一样。越收越紧再无空间空隙可以运转阴雷锤。“啊”郭明达一声爆喝,使出全身力气,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金黄色光芒,随着光芒透出,轰隆一声,天地震颤。一股强大的力道从外界源源不断的涌来,原本枯竭的灵气一下子浓密起来,郭明达脑子轰的一声,天空中一道闪电,郭明达就感觉到自己被抛弃到万丈高空,然后不由他控制的往下落,往下落。不知道是晕厥还是眼睛暂时失明,眼前只看到一片黑暗……咦通一个漂亮的屁股向后沙落雁势几乎使得郭明达的屁股开花。

   “呀哟!”郭明达咬牙咧嘴,眼前的景象更令他惊讶,陌生的环境完全和华夏山脉中的情形迥异。站起来,郭明达迅速探查了身体情况,惊喜的发现,他的功力突破了两个阶段,从华夏侍者二阶猛的跨越到华夏使者初阶,连跨两个阶段。一般人而言,从华夏侍者二阶突破到三阶就需要五六年时间,天赋奇遇奇高者,至少也要用三年时间,越往上越困难,从三阶侍者到一阶使者更难,少说也要十年八年,可是郭明达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就达到了华夏使者初阶的实力。斩杀怪兽、修真的仙神妖魔,都可不同程度的提升功力,但是最明显的提升方式就是华夏界面,有时,华夏一个大界面或者空间,就可将功力瞬间提升好几阶。这是华夏界传人得天独厚的修炼方式,天下独一无二,当然华夏界也因为华夏其它界面空间,当然危险也比较大。入华夏界四年,郭明达完成了普通华夏传人二十年才能走完或者都走不完的修炼之路,足以自豪江宫牙姚言疡不是自命清高吗,入流云宗都超过三十年以上,可是连华夏遗脉都没机会进,功力始终停留在华夏学徒二阶,就凭这份成绩,足以让江姚二人自渐形秽无地自容。紧了紧拳头,郭明达嘴角扬起一个冷冷的笑:“江宫牙,姚言疡,你们记住当初是怎么对我的,我会以十倍百倍奉还。”现在,他站在一个山坡之上,衣装被荆棘划破,显得有些狼籍,这看似一个很冷清的森山,无人经过,山下一条有条蜿蜒的官道,只是年久失修,又兼四处杂草丛生,官道也就荒芜了。一步步往山下走来,郭明达漫无目的的走在官道上,心中纳闷,自己原本在爆破山脉的第二段修行,按照梅先生的提示,如果所突,那么自然就进入第三段,可是怎么来到这里,莫非这就是华夏界义遗脉的第三段?“老大,我感觉这里的灵气还不如我们原来呆的第二段遗脉呢,我想这里肯定不是遗脉的第三段。”小树精功力虽然不如郭明达,但是天生地养,对自然的感知却不必郭明达差。“嘘——”小树精说话的当儿,郭明达突然听到远处有嘎吱的车轮声:“有人来了,我们快藏起来。”看看左右,都是半人高的野草,郭明达拉着小树精快速趴进草丛中,隐藏了身影。远处官道上,一辆马车嘎吱嘎吱渐渐驶过来,马车旁并行着一批青葱骏马,一个身着紫色衣服的年轻男子坐在马上,两道剑眉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马车前四个高大的青衣人快步而行,始终只比马车快半步,车后也同样跟着四个魁梧的青衣男子,步伐只比马车慢半步。“这一群人步履轻健,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有来头”郭明达有些好奇这一干人的来历。“老大,我们上去问问这是哪里?”小树精正要准备站起,被郭明达一把按住头:“等一下,这里还有人。”天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一个足有四五百斤重的方石从山腰上滚下来,砰的一声砸在官道正中央,恰恰挡在马车前,挡住他们的去路。“什么人?”八个青衣男子拔刀出鞘,守卫在马车四周,青葱马受惊人立而起,嘘长嘶。呼呼呼,空中接着几十个数百斤重的石头一起砸下来,八个青衣男子挥刀斩石,齐齐一刀,就将飞来的石头分成碎片。

   “哼,道上朋友,请出来吧,既然来了,何妨一见?”青葱马上紫衣青年淡定

   着道。“好,不愧是官宦子弟。”二十个敞开胸膛的凶恶之人从山腰上一跃而下,数百丈的高空稳稳落下,只是地面一阵震荡,团团马车及诸人。当首一人,左眼罩着龟壳眼罩,身形彪悍,一身横肉,凶神恶然的盯着紫衣青年。他身旁一人却尖嘴凸腮,长了一张猴子脸,一撇焦黄的八字须,小眼睛精光暴敛,手轻轻甩着九节流星鞭。“呵呵,我道是道上哪路朋友,原来是猎龙帮开山堂堂主阮开山堂主啊,久仰久仰。”紫衣青年原本轻松的脸上闪过一道寒气:“阮堂主不去开山猎龙,却来找在下麻烦事什么缘故?”

   “哈哈,朱聪,真人面前就甭说假话了,你们要去干什么勾当难道我们不知道,今天在这里将你们剪除,日后再就少一个争夺天漩珠的劲敌。”紫衣青年正是当今圣元国当朝宰相朱可喜的三公子,车中之人是朱可喜的小女朱楚楚。朱聪一惊,他们消息来的好快,知道阮开山有备而来,佯作惊讶道:“阮堂主说哪里话,我兄妹二人是奉了家父之命,回积云镇祭拜先祖,路经此地,和贵帮井水不犯河水,如何就成为了你们口中的劲敌?”那个手拿九节流星鞭,眯着鼠眼,他坐开山堂的第二把交椅,人称诡针殷风冷,阴阴的笑:“嘿嘿,说的好轻巧,积云镇是朝着条路走,可是最近兴起江湖的天城珠也正好出现在积云山,这里是必经之路,莫非这是巧合?朱三少爷你就别装了,今天你们只有死在这里,我们帮主才会安心的,天漩珠我们势在必得。”

   “天漩珠?”郭明达愕然,天漩珠是北斗七星珠之一,自己身上已经有了天枢珠,天权珠,开阳珠,想不到天漩珠流落到这里来,自己阴错阳差的到了这里正好赶上热闹。“天漩珠?什么天漩珠,我一直跟随家父在朝廷为官,这个天漩珠和我有什么关系?”朱聪不动声色。殷风冷嘿嘿怪笑:“朱少爷,你演戏水平还真烂,天漩珠天下谁人不知,据说只要将北斗七星珠聚集齐,就可以实现任何一个愿望,包括登上九五至草或者长生不死等愿望,这已不是什么秘密,你却装作毫不知情,这未免装的有些过了。”

   “哦,你们的意思我听出来了,原来你们想得到天漩珠,以为我也是来打天漩珠主意的,才把我当做劲敌。”朱聪一拍脑门,饶有兴致:“不过,你们似乎有欠思考,如果我真的想对你们所说的天城珠下手,怎么可能就带了这么几个无用的侍卫,想来积云山现在已经龙腾虎跃,这点实力这点兵力如何能够应付呢。”

   “少装算了,既然我们找到你,就不打算放你们过去。”阮开山身后一人道。殷风冷不置可否,淡淡的道:“朱少爷可不要妄自菲薄,凭你武迷四阶境界,也算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千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也使易如反掌,是实力不俗之辈。”人间界武学之人练功等级从低到高分为九段,分别是武夫、武者、武士、武迷、武痴、武狂、武师、武宗、武圣,每阶分为五层境界。朱家三代宰相,历代书香门第,到了朱可喜一代,世道渐乱,朝局动荡,朱可喜觉得文不如武,于是在朱聪五岁那年将其送到了隐居多年的武宗高手风扬真人门下习武。二十岁出道,现在无论是朝廷还是江湖,他的名声都是不小,是个文武兼修的天才。被殷风冷一语道破,朱聪脸色一变,杀气顿浓,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朱聪双眉一紧,道:“最近传言江湖上出现了一个猎龙界,专和朝廷作对,斩杀朝廷命官,抢劫朝廷怕银,甚至追杀王爷皇帝,扬言颠衷圣元国。莫非你们猎龙帮就是猎龙界的人,想要得到天城珠,就是想帮助猎龙界变天夺皇位?”此语一处,朱聪顿时觉得事态很严重,比自己预料的要严重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