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3582

   “哈哈,既然被你猜出来了,今天就更不能让你们其中的一个活着离开了。兄弟们,——杀。”阮开山大斧一挥,下了死命令。“放肆,敢对我们少爷无礼。”首当其冲的青衣护卫早看不顺眼,这时挺着大刀向前挥下。“蛛。”一道金色剑芒从独眼龙身边的一个盗城手中发出,一丈外的青衣护卫死都不相信这些山碱有能练出剑芒的高手,砰的一声倒下。剑芒这实力已经不简单,非武者三阶以上不能发出,而五尺剑芒,就非武者大圆满阶段,猎龙帮开山堂随便一个座下跟班就有这等实力,而据说阮开山,殷风啸这两人早年就登入武迷五阶水准,现在实力扣何,不得而知。自己带来的八个侍卫只有三个达到武者初阶,还有五个只在武夫大圆满阶段,圣元国尚文不尚武,练武之风本来不就不浓,直到最近百年年来天下纷乱,很多人才渐渐开始弃文从武,所以高手并不多,高手大多被豢养在皇宫。宰相府有那么几个,但是朱聪也想不到今天竟然遇上那么多高手,显然对方式早有安排部署。接着七个青衣护卫如出一辙,被同样的剑芒,同样的招式一招毙命,双方实力确实相差太大。

   “马车中的姑娘,丑媳妇总是要见相公的,你就出来吧,难道还要我来请?哈哈。”阮开山睁着独眼哈哈大笑,视青葱马上的朱聪为无物。“那就看你有没这个实力了。”朱聪睦孔微缩,从马背上跳下来,看着那个刚才用剑芒杀了自己八个护卫的山城,缓缓走去。“你找死。”剑芒再次划出。一切停止,不知何时,朱聪手中已经多了把四尺软剑,将发出剑芒的马践一分为二,这份血腥,让这群沾满杀戮的马城也一阵胆寒。可是,谁也没有看清楚朱聪是怎么出手的,手中软件发出一丈长的紫色剑芒,将刚才斩杀自己侍卫的高手分尸。好快的剑。“点子硬,大家并肩子上。”阮开山暴喝一声,开山斧竖砍横斩,漫天的血雨还没有落下,开山斧已经攻出了九九八十一招,招招致命,其余马绒受到血腥的刺激,刀枪剑棍统统向朱聪身上招呼。嗤嗤嗤紫影闪动,惨叫响起。又有三个马城被朱聪分尸,朱聪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就是分尸。擒城先擒王。朱聪长剑一抖,直取阮开山面门。砰。金石交加,火花碰撞,朱聪户口一阵酸麻,他功力和阮开山同属武迷境界,阶段却稍逊阮开山一层,借着紫金软剑的神威,堪堪和阮开山打了个平手。一对一或许有得一拼,但是以一敌众,这就拜多胜少。

   阮开山吃惊不小,不想在手下面前折了锐气:“大家加把劲,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不想死的就给我拼命,凡有伤他者,赏十斤,能砍他一条胳膊一条腿的赏百斤,斩首级者赏千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群亡命之徒听说巨赏,拼了命疯子一般朝朱聪疯狂的砍杀。“挡我者死。”生死一念之间,朱聪双眼血红,长发散乱,手中紫金软剑霍霍挥舞,一丈长的剑芒时不时在敌人身上留下一个血窟窿。惨叫不断。朱聪身上血迹斑斑,已经受了七八处伤,只是不断要害,强提着一口真气尚在拼命。

   “兄弟们,先把车棚里的小妞剁了。”殷风冷见朱聪状若疯狂,强攻不下,想到智取,跳出打斗,在一旁扰乱朱聪心神,“如花女色,谁抢到算谁的。”啊——”一声狼嚎,一个三阶武士冲向马车,斧头准备向车帘挑去。“匹夫焉敢如此。”朱聪平日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妹,怎肯让她受半分委屈,当日听说朱聪要回乡祭祖,朱楚楚软语乞求,朱聪拗不过只得答应,以为凭自己的实力定能护得楚楚周全,不想路上遇到这样的强敌,始料不及。心神一乱,开山堂刹余的十五人如猛虎般朝他冲来。

   一声闷响,一栖喧花斧在混乱中神出鬼没一般,砍在朱聪后背肩脾上。偷袭……成功那个拿喧花斧的人身体就地一滚,躲开朱聪的视线,面对面这里出了阮开山和殷风冷再无一个人是朱聪的对手,他们清楚。“啊。”朱聪一阵剧痛,双目爆裂,回过头来看着偷袭者,偷袭者身上一阵寒冷,又往后退了三步。“嘿嘿,朱聪,你还是束手就毙吧,我们可以留你个全尸,否则定将你挫骨扬灰。”阮开山一阵狞笑。反手拔出斧头,鲜血狂溅,朱聪背上一寸深的口子一尺多长,皮肉外翻。这喧花斧砍下来的威力岂容小觑的,若不是朱聪功力深厚,又耳目灵敏,在喧花斧砍到之前硬生生的将身体向前挪了两尺,现在恐怕早就穿胸而过了。“哥。”车帘掀开,一张秀丽水灵的脸探出车外,迅速飞下马车,扶着受伤的紫衣青年:“哥,你没事吧。”

   “楚楚,快走,我还撑的住。”朱聪脸色一变,推开他四妹的手,又站了起来,可是哪里还聚得起真气。“嘿嘿,想死也不用这么急啊。”阮开山不担心他们跑掉,嘿嘿阴笑。“住手。”声到,咔嚓一声,一声骨头压碎的声音,一柄巨大、乌黑的八棱锤从天而降落在一个嘿嘿奸笑的马碱头上,砸的他脑浆迸射,肠子流了一地,一身的功力全被阴雷锤吸摄,而刹余的肉身瞬间枯姜。

   飞祭起雷锤,百步之外取人首级,郭明达收回阴雷锤,缓缓的从草丛中走出来。山绒听到声音,看到同伴的下场,回过头来,惊骇的瞪着郭明达。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功力却如此深厚,简直不似人间所有。

   “是你杀了他?”阮开山咬牙切齿的瞪着郭明达,恨不得将他生吞了。

   “是我杀了的。”郭明达淡淡的点头,看着阮开山一班人眼里全是为什么的眼神,接道:“你们能杀别人,就不允许别人杀你们,识相的就快滚。”

   “嘿嘿,那也要看你实力。”猎龙帮打家劫舍,过的本就是刀头添血的日子,早不把命当命了,亲眼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杀,阮开山如何咽得下这口气:“给我杀了他,替老么报仇。”见过不怕死的,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微微皱了皱眉头,郭明达无奈的摇了摇头,手中阴雷锤呼的一声挥出,目标不是眼前的几人,而是半里外半山腰上一个突出的巨大岩石,足有数千斤重,轰的一声,天摇地晃,石头爆炸开,四周下起一阵石雨,石屑洒在场中诸人头山。愣了一愣,众人再看山腰上,哪里有什么石头,只刹下一个巨大的圆形深坑。一锤之威“看见没有,如果还有谁不服气,胆敢上前半步,就像那个石头一样,我想你们的脑袋不比这石头硬吧?我的阴雷锤可不是吃素的。”收回阴雷锤,郭明达看了一眼引雷锤丝毫无损。猎龙堂众先是一愣,现出惊恐神色,阮开山哈哈一笑,掩去胆怯:“小兄弟,你的功力确实不错,只是我要告诉你,石头是死的,人是活的,炸的了石头,却不一定对付的了人,不是铁锤大就能吓唬人的。兄弟们,给我上啊,这样一个铁锤他能抢的动几次,左右闪避,我们让他力竭而亡。”听了这番言论,郭明达不屑的笑,奋力将阴雷锤往天空中一扔,也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半天没有反应。“杀。”殷风冷九节流星鞭划出一道银光,三角鞭头打向郭明达,听到风声呼啸,郭明达身子一矮,躲开攻击。趁着郭明达闪避的当儿,一个手拿精钢环,坦开的胸膛上满是一寸长胸毛的阴沉中年一个钢环就向郭明达招呼。呼的一声,说是迟,那是快,阴雷锤这时正好从空中跌落下来,碰的砸在那个拿精钢环之人的头顶,脑桨崩裂,眼睛凸出,身子连同金刚环顿时被砸成肉饼。残忍血腥众人眼里杀一傲百郭明达已经不是人,简直接近神魔,可怕的力量,再也不敢小觑。郭明达的手段。“你,你是什么人?”阮开山有些胆战心惊,毛发都竖了起来,这是他大小这么多年刀头生涯中见到最可怕的一次:“你和朱家是什么关系?”回头看了一眼受伤不轻的朱聪,又看了一眼扶着他的朱楚楚,冷冷一笑:“我不认识他们,只是看不惯你们以多欺少的行径,识相的就快滚蛋,不然今天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上前一步,开山堂的人呼啦一声拼命往向后退。

   “今日的仇我们猎龙帮记下了,敢问草驾高姓大名,来日好登门请教。”

   “郭明达便是。怎么?想来报仇。”郭明达阴阴一笑:“那么今天就让你们躺下,免得日后给我添麻烦。”

   “快走。”开山堂刹余十三个人连滚带爬,飞也似的逃命去了。“多谢这位应少侠侠义相救,在下朱聪,这是小妹朱楚楚,今日若非应少侠出手,恐怕我兄妹要断送在此了。”重伤的朱聪趁着刚才郭明达打斗的时间,休息了片刻,朱楚楚又及时将随身携带的金疮药给他敷上,现在已经有些恢复过来,朱楚楚扶她站起。“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朱兄不必太客气。”郭明达寒暄一阵,转而问道,对了,朱兄,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属于哪国境内?”

   “看来应少侠不是此地人?”朱聪才智过人,一向善于察言观色:“这里是狮子岭,过了这个弯,前面十里处就是积云镇,再过积云镇三十里就是积云山,属于圣元国境内,不知应少侠想要去哪里?”

   “圣元国?”郭明达在小的时候依稀听起过父亲和人聊天谈起过,伏牛庄也是在圣元国,只不知道这里离伏牛庄有多远,想不到四年时间自己成了一个华夏传人,身怀绝技,趁这次或许可以回家看看,到随口道:“呵呵,我正想赶往前面积云镇。”

   “如此甚好,现在天色已晚,如果不嫌弃,不妨一起前往,少侠意下如何?”朱聪很想这个武功不凡的郭明达能够一起前往,郭明达能救他一次,用意何在虽然不知道,但是至少路上是不会对他下毒手了,有他这样的帮手,自己也安全很多。

   “如此也好。”郭明达欣然答应,似乎没有看到朱聪眼里闪动的光芒。四人同坐一辆马车,赶往积云镇,夜色渐渐收拢。三个年轻人,加上小树精这个小家伙,四人相互介绍已毕,郭明达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隐瞒,只说是一个游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