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4553

   一切来的太突然。当朱聪回到伴月客栈,看到朱楚楚房门大开,就知道大事不妙,进房一看,房中空荡荡无一人,朱楚楚不知所踪,地上一截迷香被遗弃在角落。显然是有人迷倒了朱楚楚。“无耻,谁用这下三滥的江湖勾当。”朱聪恨恨骂了一句,可疑人物一一在朱聪脑子里闪过,朱家身为当朝宰相,得罪人肯定不少。“朱兄,这是怎么了?”不知何时,郭明达站在了朱聪身后,嗅到了空气中一丝残留的迷香:“咦,朱楚楚姑娘呢?”

   “似乎被人劫持了,不知道对方是谁,用意何在?”朱聪眼中渐渐涌现出杀气。感受到浓烈杀气,郭明达别有深意的盯着朱聪道:“朱兄,你和令妹住仅仅一壁之隔,她房间有动静,你怎么会不知道?莫非朱兄今晚不在房中?”寒芒一闪,朱聪放佛被裸露在空气中,心中打了个突,却若无其事的说:“或许是对方来人功力不低,所以我未发现。”

   “会用迷香这等下流勾当的,定然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郭明达其实是尾随了朱聪回来,对事情已经猜度了六分,不过是装糊涂看朱聪是否把他当的信任程度如何。朱聪和郭明达说话时,匆匆扫视了一下房中,发现桌子上留了一张便笺。“想要令妹活命,请速来积云山下断魂亭。”

   “应少侠,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朱聪突然向郭明达深深做了一躬:“应少侠和朱某虽然萍水相逢,但是我却和应少侠一见如故,这次敌人肯定是有备而来,或许就是狮子岭逃脱的猎龙帮众,我人单势孤,希望应少侠能施以援手,帮在下渡过这个难关。”

   “嗯?好直接。”郭明达一愣,莫非这是丐帮故意将朱楚楚绑走,试探试探自己的立场,但是现在群雄齐聚积云山,恐怕这件事情处于敌对方更有可能,无论如何,天漩珠自己也要见识见识,置身事外或许就无法跟随大流接积云山了,心中如此一想,嘴上呵呵笑道:“朱兄说哪里话,既然朱兄能把我郭明达看做兄弟,兄弟有难,小弟岂能袖手,走,我们现在就去断魂亭,免得夜长梦多让楚楚受惊。”

   乌云收拢,洁白如银的月色渐渐乌云滚滚,遮住了月亮的光芒。一场暴雨可能要来了。积云山下不远,一只斑驳脱落的大石龟驮着一块四尺高,三尺宽的石碑,碑上刻着剑气森然的三个大字:断魂亭。夜色虽然黑,郭明达目力却如同白圣,丝毫不受影响,功力到了他这等级别,不是外物所能影响的,饶是朱聪七八米之内也能看的清楚。断魂亭已在眼前。亭中却空无一人,只有黑夜中远远传来的寒鸦几声蹄叫,让人听着有些凄凉。

   “道上朋友,既然绑架了舍妹,约好我们来这里,有什么条件就请出来说明吧。”朱聪运气功力,站在亭口不远,方圆三里之内回声嗡嗡作响,刺得鼓膜发痛,显然是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哈哈,朱三少果然是个守信之人。”黑暗中,一双三角蛇眼在爆射出湛蓝精光,在夜色中比星辰都要醒目。好犀利的眼神!郭明达和朱聪感到压力靠近令人窒息。一个青衣人背着手出施施然进入亭中,此人四方脸,络腮胡,中等身材,四十开外,除了犀利的眼神显出咄咄逼人的杀气和精湛的内功,像一条蛇一样盯着别人让人无法闪避,其余却是平平无奇,毫无出彩之处。

   “神行太保宁无风。”朱聪眉头一皱:“想不到这次连纵横界有数的高手四大太保之一的神行太保也出动了,看来纵横界又有大事发生了。”宁无风是纵横界四大太保之一,以日行万里而著称,武功更是不凡,纵横界能在圣元国众多界面中左右逢源,纵横自如,对消息的打探灵敏冠绝古今,宁无风算是纵横界一大功臣,但是都充当先锋。不等宁无风开口,朱聪随即话锋一转:“只不过纵横界和我朱家似乎从无过节,为何难为舍妹这个不会武功的人呢?如果舍妹有什么得罪宁兄的地方,小弟代为赔礼,请宁兄大人不计小人过,快把舍妹交还给我吧。”

   “哈哈,宰相的儿子就是不一样,有气度有涵养。”宁无风脸上带着笑,可是阴冷的眼神冷的更加突兀,让人发抖,“我和舍妹从不相识,如何谈得上过节,我只是想请朱兄一起来聚聚,怕朱兄公务繁忙请不动,只有让手下人把朱兄的妹子先请来了,令妹邀请兄长的话,我想会容易一些的。”说完拍了拍手,不知从何处走出一人,全身穿着黑色斗篷,连脸都遮住大半,朱楚楚被他五花大绑的带上来。

   “小妹,你没事吧。”朱聪看着朱楚楚一脸愤怒加委屈,心中怜惜。

   “放开我。”

   “放开我。”朱楚楚杏眼圆睁,身为宰相之女的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狼狈的绑架。“我全没有抓令妹的意思,只是请你们兄妹来坐坐。”宁无风身后又走出两人抬着一张八仙桌摆在断魂亭中央,随后又有四人将水果酒肉摆了上来,分下五副碗筷。“呵呵,好说,既然是宁兄邀请,我朱总如何敢不来,只是你手下人用迷香这等手段邀请我妹子,接着又是绑啊捆的,手段未免太过卑劣了些。”朱聪显然有不悦之色。

   “什么?用迷香,我可是让手下请令妹过来的。看来是我御下不严,导致号令不行啊。”宁无风回首冷冷的一声,“是谁做的心里明白该怎么办了。”

   “属下该死。”一个垂手而立的汉子面色扭曲了一下,迅速跪下,掏出匕首往脖子上一抹,自己了断了。好狠的手段,应朱二人心中打了个冷战。“不听我号令的都不会有好下场。”宁无风一笑,弦外之音不言而喻,转头看了看朱聪身边的郭明达,做出好奇的神色:“朱兄身边这位是?”

   “在下好友郭明达。”朱聪见宁无风没有放人的意思,语气有些不善。“哦,原来是朱兄的朋友,看来在下孤陋寡闻,没有听起过应老弟的大名,失敬失敬。”宁无风宽心不少,郭明达他没听说过,圣元国根本没有这号人物,想来也不是什么高手,就不把他当回事了。

   “来来来,大家坐下边吃边说,我还有很多地方想请朱兄帮忙呢。”说着一挥手,一个手下忙将五花大绑的朱楚楚松绑,朱楚楚一脸委屈的伏在朱聪肩膀上哭哭啼啼。

   “小妹,不要伤心了,哥一定会替你出这口气的。”朱聪当然不想在纵横界的人面前示弱,挽着朱楚楚的手就要走:“姓宁的,这事没完,我妹子要是有一根头发损失,我也叫你们纵横界坐卧不宁,我们走。”朱聪挽着朱楚楚的手就想转身离去,宁无风身后的六个黑衣手下准备向前拦住他们,被宁无风伸手制止。这时山腰之上,草丛之中,突然冒出一排排整齐的黑衣武夫,一圈围拢,少说也有五百人马,个个手持弓箭,箭在弦上,只要宁无风手一挥就射杀朱家兄妹和应天踢,朱聪和郭明达只要稍作反抗,随时可能被射成刺梢。

   “朱兄,我说今晚既然把你请来了,你薄酒也不喝一杯,兄弟我可真没面子了,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啊。”宁无风得意的笑笑:“朱兄可别小看这些弓箭手,他们手里的都是十连发的硬弩,而且每一只都是见血封喉的毒箭,只要皮肤稍微碰到一点,就会化为一滩血水,万箭齐发,武师级别的高手都不敢保证能将每一支箭躲开,朱兄不可不小心哦。”

   “那宁兄的意思是要我们如何?”朱聪早知来者不善,脸上却也没有惊慌。“很简单,我只想请朱家兄妹及这位应兄弟三人回我纵横界面做客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亲自将三位送出纵横界,好发无伤,你们意下如何?”宁无风看着朱聪的表情,只要他稍微一动,自己就先下手为强,场中的三人,他除了比较顾虑朱聪外,郭明达和朱楚楚可没有放在眼里:“朱兄是聪明人,我想这里的厉害关系不会不清楚吧。”

   “呵呵,宁兄这算盘的打的可不大精细啊。“朱聪已经知道宁无风打的无非是想减少争夺天漩珠的对手:“我想问问宁兄,你对夺得天漩珠有几分把握呢?”

   “这个你就甭管了,只要你答应我到纵横界做客一个月就成。”宁无风自信满满。郭明达在心中笑道:“朱聪啊,妄你自认聪明过人,宁无风既然能抓你回纵横界,恐怕早用相同的办法对付其他的竞争对手了,这逐个击破的方法果然够狠,只是这样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又有怎么样一个智计百出的人在后面运筹帷幄呢,纵横界看来还真不能小觑。”

   朱楚楚一脸焦灼,朱聪也苦于无计可施。郭明达笑呵呵的站在断魂辛石碑前,和断魂亭里的宁无风相距不过十三尺的距离,这是浑身真气运转,眼中寒气透露,登时像换了个人似乎的:“宁兄,你我相距十尺的距离,你肯定我在你发令前不能将你击毙?”看到宁无风被自己的话说的一愣,随即又跨上一步,距离更近了,郭明达诡异的笑了:“所谓匹夫一怒,血溅七尺,宁兄,你现在看我们距离多远呢?”

   “你……”宁无风这时才突然发现,原来三人中朱聪并不是最可怕的,而这个在来时一点杀气都不带的郭明达才是最可怕的对手,可是就应为刚才郭明达身上一点杀气也没有,自己根本没有防范他,低估了他的实力,才造成了这个不可挽回的局面。一失足成千古寸民啊宁无风稳操胜券的心态突然被打倒了,额头豆大汗珠冒了出来。“你焉知我们就没有隐藏在暗处的实力?”郭明达在宁无风走神的同时又跨上了一步:“你既然知道朱家也是为夺天漩珠而来,怎么可能就带八个普通侍卫而来,这点实力来争夺天下至宝天漩珠,未免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更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你觉得朱垂相有这么糊涂吗?”全身汗水湿透内衣,宁无风突然想来起,这个郭明达今天自己听手下说起过,就是在狮子岭上杀退开山堂帮众救了朱家兄妹一命的人,这样的高手怎么就被自己忽略了呢,真是该死。

   “我觉得我们倒是可以合作?”看着宁无风的表情,郭明达笑的很真诚。哦?“既然现在宁兄没有得到天漩珠,天漩珠到时落在谁人之手总是难以确定,不如朱家和纵横界联手对敌,强强联手,估计夺得天漩珠的机会更大,等夺了天漩珠之后两家再解决内部纠纷,这样不是更好?”郭明达知道自己占了完全的主动。“这样啊……”宁无风显然有些不甘心。“你也可以选择命令放箭。”郭明达这次笑的很灿烂,那是因为距离更近了。“嘿嘿,应兄弟果然胆识过人。”宁无风看着郭明达的神情有些变了:“应兄弟也是聪明人,我不相信你真敢出手,只要你敢出手,无论我是生是死,你们四人都要死在乱箭之下,你信不信?”郭明达一愣,对方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正在郭明达有些棘手的当儿,宁无风却笑了,只是笑得有点勉强,接着道:不过,我万没想不到朱家还有应兄弟这样的帮手,说实在的,和朱家合作,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但是和应兄弟合作,我却觉得有点意思。应兄弟这样的人才,我想做敌人不如做朋友来的安全,哈哈。”

   “应兄弟,朱兄,你们请便吧。”

   “哼,你以为我们会上当么,只要我们一转身,恐怕就会变成刺梢。”朱聪怕郭明达年轻真的相信狡猾的宁无风的话,忙出口提醒。就在朱聪说话,两方相持不下之际,地上一阵猛烈的颤抖。接着山上巨大的石头轰隆隆的四处乱滚,向山下砸下来。“地震来了。”

   “大家快趴下。”

   “山崩了。”就在大家身形站立不稳的时候,积云山上现出红光冲天,原本漆黑的夜里如同晚霞掩映,光彩流转,华光不断,瑞气祥和。

   “是宝物现世的征兆。”宁无风看在眼里,心中欣喜莫名,想到其余三大太保都在附近,自己要赶过去和他们汇合。

   “趁着慌乱他们无暇顾及,我们快走。”郭明达可不想自己真的变刺稍,刚才自己也就是唱唱空城计,要想一口气拿住宁无风,他还真没把握。“我们快赶到积云山上去。”等宁无风从震荡和喜悦中回过神,郭明达四人早已经离去,忙下命令带着队伍朝积云山上赶。宁无风背后一个黑衣手下突然问道:“主上,我们真就这样放了他们?”

   “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宁无风完全恢复了自信:“我放他们走,一方面是想结识郭明达那个人,这是个人物,第二,我已经知道朱家确实没什么实力,不然今日我们就被反围剿了,所以他们的实力我大致已经知道,朱家不过是光杆司令,不必把他们放在心上,还是先处理好其他想要和我们争夺天城珠的各大门派、界面。”

   “主上深谋远虑,果然比小的们高明不止千倍。”刚才那人及时拍上一记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