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3220

   折腾了一夜,四人回到伴月客栈已经是第二天凌晨。楚楚受了一夜的刺激,不断的在他哥面前叫嚣要把远在京城的宰相府侍卫队派来剿灭这群无法无天敢对她用迷香的王八蛋们,楚聪除了安抚他妹妹一颗受伤的弱小心灵之外一点办法没有。小树精睁大了眼睛,很认真很好奇的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这位楚大小姐,让现在处于敏感期的楚大小姐感到很没面子。“小树精,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小小年纪就这么色迷迷的,看来再跟着你老大恐怕就要报废了。”楚楚一竿子横扫,唯恐触及面积太小,将郭明达也一并打击了。不和气头上的女性一般见识,这点觉悟郭明达还是有的,苦笑着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小树精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马蜂窝,喜欢鸡犬不宁的热闹氛围,拌着怪脸道

   “是啊是啊,楚大小姐说的一点没错,我见过的霉女还真没几个,像你这般倒霉的霉女还那更是第一次见到,古往今来天字第一第一号大霉女非你莫属啊。”

   “哈哈哈……”楚聪和郭明达听了小树精的话,忍不住异口同声的大笑起来,笑到一半,就感到一股凛冽的杀气投向自己,不看也知道这下要坏菜了,楚大小姐要迁怒到别人头上了,忙板了脸,绷紧神经,干咳两声,正襟危坐,像是关帝庙中的关老爷一般严肃,氛围及时怪异。“反了你了。”楚大小姐知道自己功力有限,拿楚应两人没把法,只想逮到小青苔精出气,两人围着桌子你追我赶,闹得不可开交。楚聪给郭明达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出房间。“应少侠,这次多亏了你,说实在的,上次狮子岭我并没有完全的信任你,昨晚去断魂亭之前,我确实离开过伴月客栈,而且找了我楚家在这里的暗藏势力。”看看郭明达没有接下去的意思,楚聪接着道:“这次应少侠又帮我兄妹二人化解了一场危机,我若再不信任应少侠的为人,那就天地不容了。”见楚聪言辞恳切,郭明达笑道:“其实这也不算什么,防人之心不可无,楚兄也是谨慎起见,这没有什么大不了,楚兄还是叫我天踢或者其他的都行,不要叫少侠了,见外。”

   “好,应兄弟,怒我直言,像应兄弟这般人品,这般武学修为,绝对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应兄弟有没有想过要用自己所学报效朝廷呢,学成文武艺,收于帝王家,这是千百年来文人武者的共同心声啊,只要应兄弟有兴趣,你可随我回朝廷,家父身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宰相,推荐一个人为朝廷效力还是很容易的。”楚聪及时抛出橄榄枝,他昨晚听出宁无风对郭明达大有招揽之意,就想到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如自己先下手将郭明达争取过来,郭明达这样的高手若是被别人先挖走了就铸成天大遗憾了。

   “呵呵,楚兄一番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这人平时闲散惯了,恐怕做不好这个官儿。”郭明达心中感到好笑,自己明明是华夏界的人,哪里会想到有人要推荐他去做官,不过自己旨在夺取天漩珠,天漩珠一到手,自己会到哪里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就随他朱聪怎么说,自己含糊其辞就成。“没事,只要应兄弟有这个心思,其他的就有兄弟代劳,其实像应兄弟这般的高手,真要做了朝廷的官员,也即是挂个名字,平时不用点卯,什么都不用做,到了紧要关头能出来震慑震慑场面就成。”得到郭明达应承,楚聪以为有戏,满脸喜悦,也就不再藏私,和盘托出道: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应兄弟,我和楚楚从京城出来奉了家父之命不假,但却不是为了还乡祭祖,真实的意图就是来积云山抢夺天漩珠。”

   “天漩珠有这么重要吗?”郭明达已经不止一次听说过,他只知道天漩珠是北斗七星珠之一,对修真人而言有莫大帮主,也听说过聚齐七星珠就会有大奇迹出现,但那毕竟是传说,难以较真,怎么就这么多人挖空心思的要得到,其中必然还有隐情,果然听到朱聪说道:“这天漩珠关系到圣元国的安危,你也听说了,聚集七星珠可以毁灭圣元国,其实就是不聚集七星珠,就是单独的一颗天漩珠也足以颠覆圣元国,据说天漩珠在成形之初,吸摄天地龙脉灵气,其中也包括圣元国的龙脉,所以得到珠子,可以从水中折射出各国的龙脉所在,只要找到龙脉,将它毁去,那么这个帝国也将会走向消亡,这就是天漩珠的可怕之处,为了圣元国的千秋统治,当今万岁才肖悄命家父争取天漩珠。”

   “原来如此。”郭明达这才明白的关键,拍拍胸浦道:“楚兄放心,我郭明达一定不会让天漩珠落入其它人手中。”心中却暗想玻珠落在我手里,总不算落其它人手里,我所说的一切可没有编你。感激的拍了拍郭明达的肩膀,楚聪报以微笑道:“那好,我们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带应兄弟去见见我们的一个朋友。”为了楚楚的安全起见,楚聪和易沧海已经派了丐帮高手护送楚楚回帝都宰相府。下午见的人当然是丐帮帮主易沧海。郭明达知道,自己在楚聪心中渐渐有了分量,而且开始把他当自己人了。“易叔叔,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郭明达应兄弟。”楚聪向易沧海介绍完,又向郭明达介绍道:“这位就是天下第一帮丐帮易沧海易帮主。”郭明达含笑致礼,楚聪又说道:“应兄弟,这位易可是大有来历的。”

   “哦?”郭明达一愣。“易姓是一个很少见的姓氏,当今天下只有一家,那即是当今的皇室才姓易。”

   “皇室?”郭明达心中隐隐猜到什么,但是也不好肯定,扰豫了片刻。“不错,易帮主就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七王爷普贤王,只是这个身份知道的人极少,应兄弟今日所见所闻切勿向外透露,不然你必将受到千里追杀。”

   “这个当然。”郭明达满是疑惑,好好的亲王不做,竟然来做一个乞丐头,荒唐“王爷会做乞丐?”郭明达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瓜子,青苔精这个好奇宝宝站了出来。“哈哈,普贤王早成过去了,那些都是成年旧事了,不提也罢。”易沧海哈哈一笑,对可爱的小树精很有些喜欢,招呼了郭明达四人坐下。“不过,在我做亲王的时候,还真不知道做乞丐原来有这般滋味,以天为盖地为庐,江湖情仇莲花落的日子还真是清闲自在,逍遥快活啊。”易沧海满面红光,眼睛炯炯有神,太阳穴高高凸起,绝对是个武学高手,丝毫没有皇族的养草处优。楚聪不说,没有人会相信眼前的乞丐会是一个亲王。心中一道光影闪过,郭明达笑道:“当今朝廷还真英明,皇帝知道高高在上部知道天下百姓的心声及出境,于是让一个皇族的人出来做乞丐头子,一方面笼络控制了天下最散乱的人群,稳定天下;一方面有可以替朝廷打探到皇宫根本无法打探到的消息,真是一举多得啊。”一双灼灼的眼睛盯住郭明达,如冬天里的千年寒冰刺进血液,寒冷难禁,让人忍不住打冷战,易沧海突然哈哈大笑:“好小子,真有你的,想不到当年我和皇兄仃下的计划一眼就被你识破了,了不起,说句实话,如果你不能成为我们的合作人,我真想现在就杀了你,你实在太厉害了。”郭明达也是一愣,眼前的老人坦率豪放,五大三粗略显发胖的身形有一副商人的气势,但眼中散发的杀气却是万人难及。“应老弟,你说说看,我们这次该如何能击败众多高手,将天漩珠强过来呢?”易沧海想从郭明达的回答中试探他到底真心为他出力。“这个……”郭明达手握嘴巴,沉思起来:“我想这次争夺天漩珠的劲敌实在不少,想要学纵横界一样逐个击破,或杀或拉拢我们是做不到了,我们想我们可以趁着纵横界在对付那些人的时候,率先出手。”

   “率先出手?”楚聪大吃一惊,枪打出头鸟,在这种龙争虎斗的危险时刻,谁都不想做急先锋。易沧海没有说话,也没有吃惊的表情,反而有些赞许的看着郭明达,等他下

   “不错,就是率先出手。我想现在积云山脚下肯定埋伏了各大界面、各大帮派的好手,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各方势力相互牵制,谁也不想第一个出头,他们一定认为谁先出手谁就要遭殃。”郭明达看了下易沧海和楚聪的表情,见他们没有打断的意思,接着道:“就因为他们谁都不敢出头,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率先向积云山挺进,他们见我们这方面敢在这么多势力的包围下走向山顶,他们往往会有一种错觉,以为我们和除当事人以外的其他帮派界面勾结好了,联合起来对付他们帮派,反而可以起到震慑作用,令各个帮派界面震惊不敢动弹,生怕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

   “高。”沉默了片刻,楚聪总算明白过来,竖起大拇指赞扬道。“嗯,好主意。”易沧海心中早有与这个十分相似的想法,只是一时总是找不到头绪,被郭明达一提醒,顿时明白过来,郭明达所说的方法,正是他冥思苦想想要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