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3423

   法界革尚和兵界副将白简本来形同水火,正拼的不可开交,可是落入洞穴,见到突然冒出的易沧海郭明达等人以后,情形就发生变化,两人拼命的同时不得不考虑到其它。三方势力形成特角,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争取可乘之机。“好好好,既然易帮主也对天漩珠感兴趣,那我们先来切磋切磋。”步绝大步上前,一掌就往易沧海头顶拍去,一道黑光从掌心透出,一股强大的兵魂煞气盖住易沧海头顶。“古战场然气”显而易见,步绝已经达到了武宗一阶的存在,这样的高手在人间世界里绝对是顶级高手行列了。一上来就是杀手,可见步绝对易沧海起了必杀之心。易沧海不敢怠慢,随手一抬,也跟着一掌迎了上去,掌心也透出一股黄色光从没有看过易沧海出手,郭明达也很想知道易沧海到底在什么阶段。“浩然正气功。”步绝一眼看出了易沧海使用的正是《中庸》的精髓,中庸即正道,正道方能正气。浩然正气功体现的正是中庸的茂言。黄色光芒开始十分弱小,勉强能守住面门,比之步绝的黑色煞气,毫无霸道威猛可言,但是强大成一团乌云一样的黑色然气却不能侵入占据黄色正气,渐渐的黄色浩然正气渐渐变强变大。逐渐的,黄色光芒挡住黑色然气,波光从两人身上向四周散发,溢出的碰撞在宕洞上,石头粉碎,端的威力不凡。数十米长的洞穴上岩石纷纷龟裂。易沧海武宗二阶,比步绝更高了一层,但是限于武功路数过于平缓求稳,反而不如步绝的刚猛霸道煞气纵横,两大神功堪堪打了个平手。“想不到这兵界一个将军,一个丐帮乞丐竟都有如此功力。”郭明达喂舌不已,他现在刚刚进入华夏使者初阶没多久,算起来是人间界和武师二阶的水准,比起易沧海步绝等高手足足差了一个级别,只能和白简管得贤不相上下。看到郭明达跃跃欲试,一旁掠阵的管得贤高喝一声:“小子,既然是你易帮主的朋友,我若怠慢了你,将军脸上须不好看,来来来,我们亲近亲近。”不等郭明达说话,也不知道白袍怎么一飘,管得贤人已经到了郭明达跟前。“好快的身法”郭明达心中赞叹,有心和他的身法一较高低,柳枝十三摆随意使了出来,身形晃动,在易步两人及另一边开战的白革四人中间来回穿梭。“小子,有种别跑,光闪躲算什么英雄。”管得贤刚猛的麒麟步法在后面紧追不舍,二人功力虽然相当,但是郭明达的姿势却比管得贤潇洒的多,管得贤渐渐血气上涌,脸上发烫。一怒之下,运足功力“有本事别跑,吃我一刀。”泼风刀远远的就朝郭明达背后砍去。刀风未到,洞穴已经被掀去一个盖。来势凶猛,郭明达微微一笑,伸手从阴阳袋中掏出引雷锤,回首就是一锤,正好了迎面而来的泼风刀撞在一起。火光激射,划出一条火蛇。随之嗤的一声,泼风刀震在阴雷锤上,经受不住一震之威,前半截插在石壁里深入一尺。“这……怎么可能?”管得贤的泼风刀是天下难得的宝刀,吹毛立断削铁如泥,砍在阴雷锤上竟然折断了。楚聪在郭明达身后怕郭明达一个应付不了,这时抢先道:“应老弟,我来帮紫金软剑向管得贤后脑勺刺去。“楚兄小……”心字尚未出口,只听砰的一声,管得贤看也不看后边,左腿一个反踢,楚聪被一脚踢飞贴在石壁上。“无知小儿也敢来争夺天漩珠,未免太小看天下人物了。”管得贤眼睛至始至终都盯着郭明达,看也没有看楚聪一眼,显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武迷阶的一流好手,竟然不是管得贤的一合之敌“管将军,你手中的泼风刀断了,不如换一把如何?”郭明达有意激怒对手,好找出对手破绽。“不必。”管得贤随手将残刀往后一甩,从脖子后抽出一柄羽毛扇:“我就用看家扇子和你比较比较。”扇子一扇,郭明达眼前风沙弥漫,洞穴中沙尘滚滚,无数魂魄从扇子中跳了出“收魂扇”这是管得贤在军营中用成千上百个士兵死去的魂魄练就的一把扇子,虽然比不上古战场功法的威猛,但是阴气更重,擅于迷惑心神,杀伤力不小。“噬——”一个个恶鬼从扇子中饥饿的扑出来围住郭明达。“啊——”郭明达没有料想到管得贤这么一把乌鸦毛做的黑羽扇能有这般神通,被无数恶鬼抢入空门,胳膊上被咬了几口,痛入骨髓。阴雷锤捏拿不住,砰的掉在地上。正要弯身去拾,管得贤抢先一步,羽扇使劲一挥,鬼兵团团增加,郭明达四周一片黑气,人被鬼兵逼到岩壁上。被鬼兵咬伤,尸毒从郭明达的胳膊慢慢延伸扩展,胳膊上一点暗黑渐渐扩散,右手不听使唤的发抖。“好厉害的尸毒。”郭明达心中寒热交迫,不过眨眼的功夫,郭明达已经有些头脑发晕意识模糊:“不好,强敌在前,这样下去今天就要断送在这里了。”

   “应兄弟小心。”不是管得贤一合之敌的楚聪口吐鲜血,倒在一旁,但是眼力还在,看到郭明达立刻要死在收魂扇下,破口大喝,想要喝醒郭明达意识。一个激灵,郭明达看到管得贤一脸阴笑的朝他靠近,手中收魂扇已经高高举起,这一扇下来,郭明达就要成为阴兵口中美食了。左手忙探进阴阳袋,一个见光灿灿的阳霆锤。阳雷锤利于华夏,阴雷锤利于吸摄。阳霆锤一出,金光万道,黑暗中透出一线金色光芒,四周阴兵怪叫此起彼伏。左手拼命舞动阳霆锤,金光护成一圈。“人爆,邪灵妖物统统华夏。”郭明达口中大喝,意识完全清醒过来,阳霆锤呼的挥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砰的一声砸在收魂扇上。鬼兵消散,乌鸦扇掉下几根黑羽毛,管得贤口中一口鲜血喻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兵刃,竟然破了收魂扇?”管得贤脸色煞白,口中鲜血滴出,显得有些妖异。“天地之最为刚猛的阳霆锤,鬼煞的克星。”郭明达收回阳霆锤,右手手臂全部漆黑,黑气蔓延至脖颈,再往下倒心脏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救治。看到郭明达已经是强弩之末,管得贤喻着血大笑起来:“哈哈,郭明达,你就算有神兵利刃在手,今天也要死在这里,我只要支撑得片刻,无需我动手,你自己就毒发而死,到时尸骨无存,惨状难看的很,哈哈……咳咳。”忙坐下打坐,刚才被郭明达破了收魂扇,伤及五脏内腑及周身穴道,行动不便,想要运功冲开穴道。郭明达也赶紧凝神屏息,运气功力化解尸毒。易沧海余光扫视到郭明达情况危急,频频想出手相助,但始终被步绝挡住。“嘿嘿,易帮主,你我胜负未分,怎么就这么急呢?”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的难分难解,易沧海应付无暇,哪里有闲暇帮别人,只急的头汗水。法界革尚和白简杀在一处,况且白简也没有出手相助郭明达的意思,他和儒界、丐帮都少来往,与郭明达更不熟悉,何况他的对手白简绝不是好对付的,两人正处在生死立判的关键时刻,分不得心。场中诸人都无暇他顾,而尸毒又委实太霸道阴毒,郭明达无法克制,更难驱除,口中呼吸渐渐微弱。“老大,有我。”唆的一道青光闪过,郭明达胳膊上一阵紧箍,一条蛇一样的青藤缠在郭明达的伤口两端,青藤越箍越紧,一股又黑又腥的淤血从被鬼兵咬伤的伤口处流出来。接着,青藤的一头刺进伤口处,一阵酥痒酸痛,青藤血液慢慢变成黑色,而郭明达脸色渐渐红润,脖颈处的黑气散尽,手臂上黑气死色缭绕也渐渐褪去,恢复如初。管得贤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啪的一声,青光掉在地上,就地一滚,小树精恢复人形,颤颤巍巍的站在应天踢身边,脸上布了一阵黑气。青苔本身就有解毒治伤的功效,小树精五百年炼化成人,又加上前世来历不凡,比之一般青苔更不知好出多少,只是这次尸毒委实凶猛厉害,小树精将应天踢身上尸毒吸出来的同时,自己也感染了尸毒,脸上黑气不去。“嘿嘿,去死吧。”恢复行动的郭明达一跃而起,阳霆锤往还不能动弹的管得贤头顶砸下去……血肉纷飞。吸收了灵气,郭明达不但伤势复原,功力也提升了将近三分之一,一个武师二阶的高手,功力和郭明达相当,华夏这样个高手是相当可观的。猛然吸摄了管得贤的功力,郭明达灵气暴增,一个激灵,心里清醒的听到阴阳袋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是耀天龙在觉醒耀天龙寄生在郭明达身上,现在可以说郭明达就是寄主,郭明达吸摄过来的一部分功力就会转化给沉睡中的要天龙吸摄。寄主功力越强大,灵气越多,那么寄生的耀天龙提前苏醒复活的可能性就越华夏别人吸摄他们的功力转化为自己的功力,这虽然是修炼的捷径,但是提升的功力却只能是被华夏之人原来功力的一半或者不到,这其中的浪费主要是因为两人功力的相互排斥而造成的。将阴雷锤阳霆锤收回袋中,郭明达看着小树精的样子,心中不忍,手按在它头顶,一股灵气传入小树精体内,良久方挺:“小树精,你没事吧?”

   “好多了,谢谢老大,现在这样的危险时刻你还给我灌输灵气。”小树精感动,两只小手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显得十分可爱。“傻瓜,刚才要不是你,你的老大现在已经在鬼门关了。”

   “管军师——”步绝和白简做梦也没有想到管得贤会被一个不起眼的小毛孩一锤给打杀了,步绝气的浑身发扦,虎躯颤抖,显得十分激动,头发跟跟倒竖:“郭明达,我要杀了你,将你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