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3321

   胸有成竹的易沧海不悦不忙,伸出两指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们所在的地方像一个砖窑洞。”

   “砖窑洞?”众人一愣,随即放眼打量四周,还别说,真有些相似,上方头顶只是一个椭圆形的口子,大约三丈左右,连结的是一条长长的梁道。从那里开始,洞穴渐渐扩大延伸,足有百丈方圆,这么大的空间有七七四十九根巨大的天然钟乳石之称着。每根石柱上雕刻攀附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神龙。“像又如何,这样的地理更利于他们炸毁这里。”步绝没好气的道。

   “步将军说的没错,可是如果外面的人统统被请进来,那么他们还会扬言要炸毁这里吗?到那时,他们唯恐这里不够稳固不够安全,想方设法要加固这里呢,怎么会想到炸毁这里呢。”

   “易帮主的意思是要请君入瓮?让他们也进来,搅浑这里的水?”铁剑是阴惯了人的,这种事情一想就明白,只是想不出如何操作:“问题在于他们在百丈之高的上方,我们出不去,他们怎么会在这时候傻乎乎的跑进来陪我们送死?”

   “我们可以请他们进来。”易沧海得意的笑笑,朝着四周的七七四十九根柱子努了努嘴:“这里的建筑风格,我想上面只是薄薄的一层,如果这四十九根柱子没了,上面覆盖的泥土就会塌下来,那时他们岂不正是自投岁网,想不掉进来都不行。”

   “哈哈,这主意有意思。”小树精拍掌欢呼。步绝也不多说,双手向着当中一个柱子猛然推出,一道霸绝的黑气向柱子冲击。咔嚓,两人方可合抱的柱子应声而断。上方泥土簌簌倾泄,人头大小,桌面大小的石头滚将下来,洞穴中众人对这些石头到也不放在眼里,随手挥洒,迎面来的石头尽被击碎。易沧海也不怠慢,抢到一个柱子前,霹雳啪啦劈出几掌,一个柱子也倒了下来,郭明达阴雷锤飞出,一锤一根,跟砍瓜切菜一般,十分容易,白简、革尚、铁剑等人都为了自己活命,纷纷动手。泥土松动,只听轰然一声,上方瞬间倾塌十来丈。“啊“哎呀——”

   “妈呀——”突然失去平衡的那些弓箭手本来就是武艺平平,如何会应付着突发事件,整个身体蜷缩起来肉球一般的往下掉。同一时刻,郭明达驾起白锦云,往上飞了出去。

   “宁无风,你也下去吧。”郭明达阴雷锤虚晃,朝宁无风背心打去,宁无风这些高手见机比较快,如果没有郭明达出手干扰,他们完全可以凭借地面下沉的刹那借力飞起。就在宁无风见机不妙准备跃开的刹那,郭明达一招封死了他的退路,宁无风身体不敢往上飞跃,只得向前一闪,力量失控,脚下落空,也掉下了洞穴。地面上之刹下屠金刚,无非道人、无是道人、无误道人四个,见了郭明达天神下凡一般,手持黑沉沉,足有千斤的引雷锤夹杂了雷电之威,脚踏祥云,先自惊呆了,一个不留神,被郭明达横扫几锤,都被迫掉进了洞穴。

   “十界所谓的高手都下去吧,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玩了。”郭明达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嘿嘿,现在我可安心去找天城珠,再没有什么大阻力了。”易沧海踢出最后一脚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一脚踢出,第四十五根柱子裂为碎片,一道金光从石柱中投射出来,发出千条瑞彩,万道光芒,将整个洞穴照的金男辉煌,不可直视。百丈深的洞穴,光芒却依然从穴口出投射出来,一道光束笔直打向天空。一股强大的灵气氮在每个角落,流光溢彩,如水一般平静的波动,祥和柔美令人静心神宁。人放佛着了魔一般,痴痴的看着看着光芒出现的地方,感受着空气中强大的灵“啊,好舒服。”众人在纷乱嘈杂中突然静止,静静的吸收着灵气。被易沧海踢到的石柱底部,正是龙头火舌喷涌的地方,一个五爪地基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五爪地基中央,一个金色的盒子安放在中央,五爪将盒子保护的好好的。流光溢彩正是从这个盒子里透出来。“嗯,莫非天漩珠就在这里?”郭明达一个激灵,本已飞在高空的他看到光芒闪现回过头来,鸟瞰洞穴中的情景:“看来我还是要回去一越才行,这越浑水想逃也逃不掉了。”压低云头,郭明达飞入洞穴。场中强敌环视,但是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郭明达,他们都只看着红色盒子,一步步向前靠拢。“这么多高手,要争得天漩珠还真不容易。”郭明达心中暗想,脑子飞快的转着。这一刻,郭明达阴阳袋中的龙胆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耀天龙也感受到了红盒子中强大的灵气,又离苏醒进了一步。“要是能将天漩珠拿到手,再加上原来的天枢珠、天权珠、开阳珠,四颗珠子的灵气必然能让耀天龙快速苏醒过来,到时自己可就是神龙骑士了。”想起这些,郭明达精神大振,随着人群向红盒子一步步靠近。因为来的迟,他在人群的最后面。等到靠近红色盒子的时候,数十人自觉分成了两个群体。

   一个是以先在洞穴中的兵界步绝、白间,儒乔的勿沧海、楚聪、法乔平尚以及

   佛界铁肩等为主。

   另一边以欲将他们斩杀的猎龙界屠金刚,道界天机道派无非、无是、无误三人

   以及纵横界宁无风和众多手下为首。显然,他们是想凝成一股绳,将对手排挤出,将天漩珠的抢夺对手减少一半,并且将对手数量和关系固定在他们自认可以控制的范围内。谁都不敢先靠近盒子。“去,把盒子拿过来。”屠金刚眼睛一转,抓住身边一个纵横界的弓箭手肩膀,往盒子所在的地方就是一推。“你赶抢。”白简此人勇武可嘉,但往往谋略不足,见有人上前,也跟上去,一掌就拍在那个无辜的弓箭手胸口将他毙命,震飞三丈。

   “白简,休要得逞。”无非道人误以为白简想抢天漩珠,拂尘一挥,一道白光化作万道利刃直取白简周身。方圆七尺之内,都是剑锋刀气,白简脚下一滑,惶然推开,才避开无非一招。这一退,步绝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一旁的白简已有发觉,为了挽回颜面,对着无非大喝一声:“牛鼻子,休要猖狂,今日叫你有来无回。”呼呼呼……兵家玄铁甲片从白简手中飞出。嗤嗤嗤……无数剑气从无非道人拂尘中幻化。两个拼在一处,只见光芒不见人影。宁无风悄无声息的又向一个弓箭手靠近……“屠夫,你敢糟蹋我的人。”宁无风怒目而视,身子一闪,挡在那个弓苛手身前。屠金刚杀人如麻,所以在江湖中落了一个屠夫的称号。“呵呵,宁兄可要顾全大局,不要为了小事计较,死个把小姿能换的大半江山和天漩珠,有什么不值得呢。”话虽如此说,屠金刚却不敢真的再抓人飞掷了,眼睛直瞅白简和无非两人的战况。宁无风冷哼一声,显然对屠金刚很不满意,为了发泄心中怒火,一跃到到楚聪,铁爪向他抓去:“嘿嘿,楚兄,昨晚没有机会分胜负,今天我们再来比手一抡,千斤掌劈来……“楚贤侄,小心。”易沧海知道这侄子是当今宰相的公子,武功算一流,却难和这些人比肩,一步跨出。

   “易帮主,我们无是、无误二人领教高招。”无是无误一前一后封死易沧海的所有进招和退路,三人战在一处。“好,那我猎龙今天就从镇远将军开始吧。”屠金刚对着步绝一阵冷笑,很是不屑。“放马过来吧,我到是想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敢自夸猎龙,猎龙未必,屠猪屠狗或许还差强人意。”步绝古战场然气发散而出,凝聚在周身。屠金刚手持一百零八斤的猎龙宝刀,向步绝斩去。论实力,易沧海步绝这边明显弱了很多,刚才几人大战过一场,功力损耗不小,而屠金刚他们一伙都是生力军,而且论人数实力,也是他们胜出不少,如果自己加入易沧海一伙,到是可以扭转他们的局面。但是和易沧海合作,真的就保险吗,这些人现在看起来很团结,但是天漩珠一旦到手,那是必然狗咬狗一嘴毛,不如趁他们现在战乱,自己摸去将天漩珠拿了就走。等他们回过神来,就算联合起来恐怕也追不上自己的白锦云。想到此处,郭明达露出一个不易觉察的微笑,身形一闪,右手阴雷锤横扫,将几个离盒子近的弓箭手打发了,左手探出,向红盒子抓去。相距不过三尺眼见红盒子被人抢走,屠金刚余光扫了一眼郭明达,突然开口道:“前辈,该你们出场的时候了。”

   “来啦,小黑,这下可以过瘾了,嘿嘿,这里人多。”欣喜雀跃而略带沙哑的声音突然刺入众人耳膜。还没等郭明达回过神来,就觉得眼前一花,一黑一白两道光芒闪过。掠过一道阴影,郭明达心底一惊,三年前的两个大凶浮现脑海,猛然回首,眼前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华夏界碰到的黑白双然黑胜白和白胜黑兄弟二人。两个人猿凶神恶煞的站在郭明达身后,手持狼牙棒,门神一样的盯着郭明达。不是冤家不聚头,想不到这二人几乎使得郭明达和梅先生丧命对头竟然出现在了这里。、黑,这小子有些眼熟。”黑胜白看到郭明达时稍微一愣。“小白别说梦话,从来没有人能从我们手下逃走,见过一次的人都见阎王去了,怎么会和你眼熟。”白胜黑不以为然的举起狼牙棒就准备照郭明达头顶砸落,看到转身的郭明达,也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