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3340

   “这不就是三年前在流云宗后山的那小子吗,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啊。”白胜黑手中狼牙棒高高举起,这时退开一步,怪眼料七着郭明达:“我们黑白双然杀人无数,从无一次失手,你小子是从我们眼皮子地下溜走的第一个人,几乎坏了我们黑白双煞见面不留活口的规矩,今天可没人救你了。”一黑一白,人猿程猩般的存在引起洞穴中一阵安静。白胜黑,黑胜白两人这时不再理会其余诸人,两人形成特角锁定郭明达。“来的好,我不找你们,想不到你们却送上门来了。”郭明达三年前被这黑白双然折磨的几乎死去,现在想来还有些胆寒,三年的苦练,早就想一报往日之仇。“好小子,够狂的。”黑胜白咧开犬嘴,大老远就是一股血腥之气:“你小子能接我三狼牙棒,就由你说嘴。”

   “当头一棒。”黑胜白话音未落,狼牙棒朝天一晃,只是平平向下一压,洞穴中突然卷起一阵咫风,咫风起处,只因狼牙棒挥下所带起。旁观的众人饶是易沧海等高手,也感受逼人而来的强大压力。那是一股荒原上野兽才有的气息“好强横的棒法”呈风过处,众人衣袂猎猎,脸如刀割。首当其冲的郭明达只觉身在风口浪尖逼的喘不过气来,举起阴雷锤,暗运八分破竹泥元功迎了上去。脚下坚硬的钟乳石渣爆裂开来,郭明达两脚陷入土中四五寸,手臂酸麻,虎口震裂,鲜血流出经过手柄溅在阴雷锤上,黑红交错,显得十分妖艳,放佛地狱中燃起了血红的菩提花。“哼。”黑胜白吃惊也是不小,刚才一棒使用了他七成功力,心性残忍的他想一棒将郭明达砸的血肉横飞,这样他杀人的快感才能得到发泄。可是一棒下去,自己手臂一振,笔直震动心脏,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才勉强化去回锉之力。

   “嗯?”黑胜白难以相信眼前的郭明达就是三年前那小子,两人的功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此时的黑白双煞功力达到华夏宗师二阶的实力,对付郭明达原以为像对付小菜鸟一样小菜一碟,哪里想到一招当头一棒不但没有将郭明达斩杀,而且自己还被震得反退了一步,为了掩饰刚才的失措,故作深沉道:“嘿嘿,就这点实力,我看稀松平常的很嘛。”看出黑胜白吃了暗亏还好胜的逞强,白胜黑嘿嘿大笑,十分得意:“小白,你不行吧,这小子都收拾不了,有看来还是要我做大的,你做小的才是道理。”

   “闭上你的鸟嘴。”黑胜白恼羞成怒,上前一步,瞪着郭明达:“还有两棒,乖乖受死吧。”

   “横扫六合。”横扫六合是黑胜白三棒中气势最威猛的一招,一棒下去其中暗含了六重力道,前后相连,环环相扣。六道力量看似只有一道,当你感觉到第一道力量并生出反击之力时,第二道力量将第一道力量炸开,在炸开的力量之下,等敌人忙于应付时,后一道力量又冲了过来。而且每道力量又有着无比的吸附力,就算明知道不敌,等发现第一道力量后想要抽身而退也不得,最关键的是,力道力量中含着震荡之力,一道强过一道,炸而死。黑胜白迎头三棒中,第一棒当头一棒讲究的是一个压力,二道力量讲究的是华夏之力,用力量将人分尸。自从黑胜白出道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修真高手、妖魔鬼怪死在他的横扫六合之下。横扫六合一使出,反而没有第一招当头一棒的威势,周围气流并没有随着黑胜白的狼牙棒涌动,天地间放佛突然停滞了一般,郭明达眼中之见狼牙棒拦腰舞向自己的腰眼。返璞归真?这一招难道达到这等境界了?郭明达有些疑惑,但他知道像黑胜白这样的高手,越是简单的棒法,越是看起来波澜不兴的棒法力量越是可怕。小心翼冀的凝聚真气,将雷罚天草传授的华夏三锤中的人爆使了出来,阴雷锤由左向右也是慢慢的挡了过去。看的人此时心中都有些茫然,黑胜白的出招实在太慢,说句老牛破车也毫不为过,他这样凶神恶煞的摸样出这样的慢招数让然感觉是一个张飞一样的汉子拿着绣花针在刺绣,显得不伦不类。而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郭明达放佛着了魔一样,也跟随者黑胜白的节奏,慢慢的挥出阴雷锤。阴雷锤八百斤重,快速攻击可以借助惯性省去很多力气,像郭明达这样慢慢的挥出,手不抖,锤不偏,手上不知道要多少力气。可是说也说也奇怪,原本风平浪静,可是狼牙棒和阴雷锤碰撞的刹那。只听得一声沉闷的声音。紧接着,郭明达脚下钟乳石砰砰砰的炸开,黑胜白背后也猛烈的炸开,顿时整个洞穴中碎石激荡,一个个比飞刀还利,那些躲避不及的弓箭手还没明白过来,身体已经被流石大中,血染当场,死于非命。饶是易沧海步绝此等高手,也要左闪右避才能躲开那无数的碎石。“好厉害的爆炸力。”一击之力,竟有此等威力,步绝的灭神兵里虽然能做到,但是涉及面却没有这么广阔。郭明达一锤出手,和狼牙棒撞在一处,心中暗叫不妙,还没等他叫出来,黑胜白的第二道力量已经如洪水猛兽洒涌而来,郭明达后继无力,可是想要撤招为时已晚,在强大的吸附力之下,阴雷锤竟然没有收得回来。横扫六合又名六玄震日,意思就是说六道力量可以将天上的太阳都震落。一震强过一震,郭明达被震得胸口发痛,手劈发麻,但是阴雷锤却始终收不回来,在这样下去稍微再停留一段时间,郭明达就将被震得七孔流血,血气衰竭而亡。嘴角渗出鲜红的血液。其余功力稍差一些的旁观者,只看到郭明达和黑胜白两人面色凝重,手上兵刃一动不动的钉在一起,全然没有看到平静下酝酿的凶险。“不行,这样下去只有被动挨打。”郭明达一点心智不灭,突然想到天衍大天衍大法的核心就是以有限承受无限。修炼到最浅层,就是被动挨打的情况下,如何做到最大限度的抗击打。较深层次才是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出击,主动迎接对方的攻势,将对方的攻击衍化成自己的功力,这一层有点像花妖木怪的化功大法。暗念口诀,把握住最后机会,天衍大法从心中升起,一股力道渐渐凝聚到手上,透过阴雷锤传了出去。一股微弱的吸摄力从引雷锤传出,黑胜白横扫六合中第四道暗劲源源不断的倾泻而出,准备一举将郭明达震死。黑胜白知道此时的郭明达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分明感觉到郭明达身体内功力已经开始消散,而且十分微弱,就快油尽灯枯。摧枯拉朽更待何时,只要第四道暗劲一出,郭明达奇经八脉五脏六腑必然碎裂而死。想到三年本应死在自己兄弟二人手下的郭明达,今日才死在他手里,已经是时他的极大侮辱,功力毫无保留的催发。果然如黑胜白所料,郭明达体内一点真力没有了,完全呈现枯竭气象,可是就在枯竭的瞬间,一种奇怪的现象发生了。毫无反击之力的郭明达突然一变,丹田像一个无限的漏斗,真气一流经丹田,就立刻被漏进一个巨大的空缺之地。枯竭之象不断是因为黑胜白的攻势,也是他自己天衍大法运转产生的效果,只是黑胜白的强劲力道加速了他天衍大法的速成。说是迟,那是快,第四股力道蓬勃而出,郭明达丹田中正好虚怀若谷,放佛一只饥饿的狮子看到了猎物,强大的震荡之力从手臂传向郭明达全身,继而进入奇经八脉随之被纳入丹田,消失无形。形势逆转直下“嗯?”黑胜白一惊,自己第四股力道一下子消失,正在奇怪的黑胜白也不多想,随即第五道力量又洒涌而来,为等第五道力量出尽,第六道力量紧随其后。强大的震荡之力使得郭明达为之一震,力量太大,吸摄有些来不及,吸入三分已经感到饱满难受,不敢再用天涯大法,随即将原先吸摄的第四道力量的真气及五六两道力量的三层同时反击出去抵挡五六两道震荡之力的七分之力。火光迸发,电闪雷鸣。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声后,偌大一个洞穴都开始剧烈震颤摇晃。郭明达和黑胜白所在范围的五丈之内,炸出一个大坑,郭明达和黑胜白两人土头土脸的站在大坑中央,泥塑一般。狼牙棒花在地上,阴雷锤也垂在郭明达手里,两者兵器分离,黑胜白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隐隐发抖,心中充满震惊。回想起刚才郭明达似是强弩之末后的表现,他有些拿不住,他分明感觉到郭明达体内真力衰竭,眼看不行了,可是后来的那一记反击实在威猛的难以想象。那股力量和他横扫六合的力道一模一样,分明是自己的独家功法才能练成的功力,可是郭明达怎么就突然使了出来,在最紧要关头将自己横扫六合的最后两道暗劲给化去了。奇怪。费解。“难道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借力打力?”黑胜白孤疑的看着郭明达,出道以来,他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他战场无数,总是以居高临下君临天下的气概杀人,今天这样还是第一次遇到,信心有些发生动摇。“小子,我不知道这三年受了什么样的际遇,不过不得不说你是个角色,还有最后一棒,你还是难逃一死,没有人能从我黑胜白手里逃生,你也不能。不过胜白突然发现旁边白胜黑诡异而带喜悦的眼神,暗叫不好,自己现在可输不起,了紧手中的狼牙棒再次向郭明达发起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