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郭明达 | 发布时间:2019-04-27 13:50:06 | 字数:3674

   将铁盒尘封的泥土禅拭干净,郭明达在尧鹰兴致勃勃不住示意他打开盒子的怂恿下,慢慢将铁盒子打开。铁盒子只开启了一条小缝,一股淡淡的清香沁入脑门,令人神清气爽,精神为之一震。盒子开启,一颗红色手指大小的药九首先映入眼帘。探手入盒,将红色药丸拿出来,在阳光下仔细看了看,红色药丸成半透明状,虽然在盒子中沉睡了数百变,但是清香扑鼻依旧扑鼻,丝毫没有变质的情形。当郭明达拿起那枚药丸的同时,一丝不灭的神识从盒子里透出来,钻入郭明达脑中,一个轮廓模糊,浑身金甲,英气逼人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脑海中。

   “这人是谁?”郭明达脑海中一个问号产生,就听到那个轮廓模糊的人在脑海中替他解答道:“我是黄天霸,人称追命神锤。本是一位即将跨入天界的修道者,但是就在飞升的当日被仇家暗算,落到了人间界来,只好在积云山悬崖底修炼养伤恢复功力,以图日后再次飞升,想不到我在这里一呆就是十五年,整整花了十五年时间才将功力提升至大圆满,终于飞升成功,这里却成了我飞升之前最后的一个修炼场所。”听他这么一说,郭明达大致明白了一些情况,想来这里就是他平日练功的场所,这块石碑十五年天天映着黄天霸练锤,感受锤法的纵横霸气和无匹威力,日久便吸收了他一些散发出来的灵气,从而记录了黄天霸的锤法中的一招一式。这些招式在石碑上消散不去,也就成了影子。“难道这颗药九也是你埋在这里的?”

   “不错,这颗药丸名为大力金刚丹,服用之后便可力大无穷,可以将单手的力量突破到三千斤,我在飞升之前突发奇想,要是我的功法能够流传后世,也不枉自己在人间界走一遭,但是我相信人间界里很少有人能拿得动我的两栖白银滚瓜锤,就算有人能来到这里,也未必能够有这份修为将我的锤法学去,所以就留下这一颗大力金刚丹,帮助来此的有缘人顺利学成我的锤法,你我有缘,你可先将大力金刚丹服下,然后照着石碑上所显示的学习锤法,记住,此锤法名为天呈锤法,这秃鹰是我当年在人间界收服的坐骑,望你好好照料。”说完,神识渐渐的淡化,这是黄天霸为了引领有缘人而在飞升之前,从自己体内剥离一点神识打入铁盒子,一起埋在石碑前,现在使命完成,残留的神识自然也就化为一终青烟消散不见了。“原来如此,单手三千斤力量啊,现在自己一千斤都还不到,这可是长足进步人体单纯力量的提升是很困难的,需要不断的突破身体极限,从郭明达现在一千斤的力量提升到三千斤,如果不靠提升功法修为,单纯靠肌肉体能几乎不可能,而且这一千斤力量还是郭明达加上体内的真气之力,其实郭明达体能中蕴含的力量并没有一千斤。单纯的体能之力能达到三千斤,那已经是恐怖的存在,想不到机会就在因天踢眼皮下。毫不扰豫的仰头服下大力金刚丹,郭明达四肢百骸中发出一阵劈里啪啦的响声,像放鞭炮一般,肌肉发生诡异的变化,喉咙里也咭噜噜的发出冒泡声。“嘴咭噜还未停息,郭明达喉呢一痒,一股黑色的东西吐了出来。这大力金刚丹首先是将人体内的杂志逼出来,郭明达在华夏界的时候梅先生曾经用过类似的手法清除过他体内的杂质,所以他体内杂质并没有多少,只是一口黑血黑血吐出,身体再无变化,郭明达细细感应,似乎体内也没有什么大变化,感觉力气也没有大多少,正在奇怪是不是黄天霸忽悠自己了。秃鹰朝深坑中一探,一个偌大的箱子飞了出来,往郭明达身前一踢,箱子自然打开,是两柄银灿灿的滚瓜锤。“哦,这就是黄天霸的滚瓜锤。”郭明达一手一个拿将起来,这两柄滚瓜锤,每柄有五百斤重,两柄一千斤重。郭明达拿起一只,比自己使用惯了的引雷锤略显轻些,一手又拿起另外一柄,两只拿在手中,一千斤,比以前稍微重些,此时却不感到沉重。莫非大力金刚丹起作用了。心有所感,将自己的风雷锤法使了一遍,风雷锤法和天呈锤法都属于刚猛一路,力气越大越显得刚猛无侍,勇霸天下。郭明达越使越顺手,手中所拿的放佛就只有几斤重,原来这大力金刚丹刚服用没有什么感觉,只要在不断练习打然中,力气才会不断提升。一路使完,正好热身,郭明达仔细看着石碑中闪动的人影,还有舞动的双锤,来来回回看了十数遍,已经能默记在心。三千斤的力量啊,郭明达甩开膀子,两栖白银滚瓜锤上下翻飞,忽左忽右,时而如猛虎探头,时而如飞龙如梦……不知不觉,郭明达已经大汗淋漓。大半天过去,一套天呈锤法郭明达基本上已经熟练,只差日后慢慢磨练,当务之急,就是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全身力量。郭明达想到光靠招式舞锤是不行的,看到远处无数的石林,郭明达突然想到打然自己力气的最好法子。走到石林中央,郭明达照样使出天呈锤法,但是林立密布的石林中,天呈锤法根本无法正常施展,每一锤过处,中途都要碰到那些两人甚至有些四五人都合抱不过来的石柱,滚瓜锤受阻,郭明达只能将石柱先行扫除。一锤两锤三锤十锤。一根三人方可合抱的石柱被打的粉碎。第二根。第三寸民。第九十九根。手上满是血泡,郭明达一咬牙,用碎石割破血泡,重新再来。第一天,雪白的滚瓜锤栖上满是鲜血,到了下午,银白的滚瓜锤上都是鲜血,鲜血顺着银锤和着汗水溅到地上,摔成六辫。第二天,第七天。九百七十五根石柱被移成平地,一个方圆二十丈的场地上再无一根石柱。郭明达在这块自己开垦出来的练武场上练了一天天呈锤法,然后又开始开垦下一个练武场。石柱一根根倒下……在此过程中,每天都要大量的失血,但是秃鹰每天都会扑捉一种红色的巨蟒回来,这种巨蟒长相古怪,头上有一个黑色的角,有两条尾巴,而且奇怪的是还有两对透明的小翅膀。早餐,为了争取时间,郭明达就吞一个蛇胆了事,中午晚上就吃烤熟的蛇肉,渴了就喝蛇血。这样大约过了一个月,那一对银白滚瓜锤的重量已经无法满足郭明达,他拿在手中就像稻草一样没有分量,于是换了自己的引雷锤和阳霆锤。两柄雷霆锤同时在手,郭明达也感不到任何重量。重复上一轮的魔鬼训练又开始了,每天用锤砸石柱,日复一日。重达一千六百斤的两柄锤在郭明达手中越来越纯熟,完全达到举重若轻,一个个练武场又被开垦出来,石林与日减少。三个月后,郭明达已经将风雷锤法,天呈锤法,都练的很熟练,至于雷族的人爆、地爆、天爆、混沌爆四大绝技不是技的问题,而是功力的问题,郭明达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此时的郭明达,单纯的体能力量已经达到五千斤,如果动用修炼的真气,那么力量就更强大。三个月后的一天,郭明达出现在唯一刹下的一片石林当中,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石林道:“石头兄,今天你们就是我最后的砍伐对象了。”只听到砰砰的闷响声不断,一百零白路风雷锤法,九九八十一天呈锤法一口气使出,使完之后,郭明达站回原地,石林依然挺立如故。阳光从石林照射在郭明达的脸上,郭明达开心一笑,朝石林吹了口气:倒。”轰轰轰爆炸声此起彼伏,石林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地。原来刚才郭明达不但使用了两大绝技锤法,还同时使用了柳枝十三摆,速度惊人,雷霆锤将石柱切断,石柱竟然没有倒下,直到郭明达将所有的石柱敲碎,回到原地,石林才全部倒塌,天上升起一朵蘑菇云。远处秃鹰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这是也扑扇着翅膀摇摇晃晃的走到应天踢身旁,翅膀不断的轻轻拍着郭明达的肩膀。“鹰兄,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天提供的蛇肉。”郭明达想到自己吃了三个月的蛇肉,现在突然有些觉得恶心,那种滋味确实不好。但是每次吃完,肚子里就自然产生一股暖流,从丹田中透向四肢百骸,使得原本有些虚脱的他立刻变得体力饱满。“鹰兄,过几天我也要走了,你天天为我抓蛇,吃了你三个月,真有些过意不去,今天就由我做一顿好吃的感谢你吧。”郭明达功法大成,心情特好,这秃鹰曾经是黄天霸的坐骑,至少也有七百多岁,叫一声鹰兄到也没错。秃鹰这次没有反感,反而很开心的样子,和初来时郭明达向要摸摸它的羽毛,被高傲的避开判若两人,看来人和动物都一样,都只向强者低头,不屑与弱者为伍的。来到石碑前,郭明达拜了几拜,修为大成,离不开黄天霸的指引帮主,收拾一切,郭明达在石碑前喃喃道:“下一个有缘人不知道是谁?”一切完毕,料阳西下,郭明达肚子咭咭的叫起来,便去寻找食物,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郭明达惊奇的发现,原来自己吃了三个多月的怪蛇原来是这片山林之王,几乎吃遍山林无敌手,很多像血虎这样的凶兽见到这些怪蛇都战战兢兢,只有跪下被吃的份,使得郭明达很纳闷,只是不是知道这蛇叫什么名字,有何特异。最后,郭明达捉了三只野兔两支山鸡做晚餐,采摘了一些野果。当被烤的焦黄肥嫩嫩的晚餐发出一阵这诱人的香气,秃鹰显得返老还童了,口水流了一地,胃口出奇的好,吃了三只野兔和一只山鸡。第二天早起,郭明达将白银滚瓜锤放回箱子放在石床的暗格中,看了看四周,有些不舍,虽然这里很简陋,但是郭明达的天性就喜欢这样的世外生活。留恋了半天,正要起身离去,秃鹰一颠一颠的走到郭明达身边,亲昵的增着郭明达的脖子,郭明达拍了拍秃鹰的翅膀:“鹰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要走了,以后我回来看你的。”秃鹰嗬嗬的叫着,颇似留念,郭明达拍拍秃鹰的翅膀:“鹰兄,或许下个有缘人随时会来,你在这里完成你家主人遗留的使命吧,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呜鸣的鸣叫了几声,声音悲切,最后举起翅膀挥了挥,自己首先进洞去了,不再理会愣住的郭明达,郭明达也乐了,这有些呆呆傻傻的像企鹅的家伙还有点小孩子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