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买命
作者:小妖天机 | 发布时间:2019-06-17 11:02:15 | 字数:3723

   夜,深了...

   街道上早已冷清的很,除了偶尔飘过几张陈旧的纸钱外,再难见到半点人影。

   “咳咳...”

   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借着昏黄的路灯却才发现,清冷的街面上不知何时多出一名少年郎来。

   只瞧少年郎伸出左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努力地想要让自己的咳嗽声小些。不过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办法,随着咳嗽声,身体也跟着剧烈地抖动了几下。

   “你们不用再跟着了,今年没准备你们的那一份。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去我的养生馆里做一次免费的理疗”

   少年郎显得很是古怪,身后明明没有任何人影,却是不知他的这番话又是在对谁说。

   风,骤起...

   带着几分阴寒,从少年郎怀中不慎飞出的几张百元大钞被阴风卷走,撕扯成好几片飘向远方。

   瞧着被撕扯成好几片的钞票,少年郎沉默地皱了皱眉头。

   “下面的日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难熬了?”

   除了一阵更加凌冽的阴风外,没有人回答少年郎的话。

   少年郎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包裹,又看了看身后,终究只是轻轻叹息一声,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确保怀里的包裹不会再被卷走钞票。

   几分钟后...

   少年郎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停了下来,伸脚踢飞地上的一堆纸灰,丝毫不介意黑色皮靴因此而沾染上白色的灰烬。

   脱掉厚重的军大衣,露出怀里一只用牛皮纸层层包着的包裹。包裹的一角微微松开,露出里面的一沓百元大钞。

   按照包裹的大小,这只看似普通的牛皮纸包裹,竟是足足装了起码上百万的钞票。如此多的钱财,无论放在谁家都必然是一笔巨款。

   只是...

   这些百元大钞的颜色似乎不太对劲。每一张都是浅红色,像是被水浸泡过一般。上面的人头像更是个带着皇冠珠帘的皇帝,头像上面写着“天地银行通汇”六个字。

   “两位官差老爷,今年的孝敬给你们烧过去了,二位差爷请清点一下数目。这些是今年县城最流行的小吃,特意给二位差爷带来尝尝鲜。”

   少年郎像是会变魔术一般,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几袋风味小吃来。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帕叠成圆盘形状,将这些小吃一一仔细地摆放在圆盘上。

   定目一瞧,这些小吃竟全都是些鸭脖、鸡爪、乡巴佬之类的吃食,甚至还有一袋卫龙辣条。

   摆放完毕后,少年郎不知从何处摸出打火机来,啪嗒一下点燃了一张百元大钞,然后就这么毫无形象地蹲在十字路口开始烧起纸钱来。

   只是少年郎的眉头越皱越紧,直至烧完最后一张纸钱,也不见有半点舒展。

   说来也是奇怪,这些纸灰只需要有一点点的微风,便会被吹的老远。可是不知为何自从少年人烧纸钱开始,这条街道上竟是再没有起过半点凉风。便是枝桠上的老鸹,似乎也进入了梦乡。

   “二位差爷,今年孝敬的银钱都是按照往年的惯例准备的!如果两位差爷觉得少了些,明日我再多烧些过去。”

   少年郎冲着无人的十字路口恭敬一礼,眼珠一番转动后,谄媚地言语道。

   “恰好最近我哪里进了一批美女,有岛国玛利亚的,有美国小甜心的,还有非洲黑珍珠...明日一并给两位烧过去,保准让她们给二位差爷伺候的舒舒服服”

   少年郎在说这些话时,眼睛里下意识地便流露出几分男人们都懂的神情来。

   只是...

   足足半响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便是一丝丝的微风也没有。

   “哎...”

   少年郎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重重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有些病怏怏的眼底深闪过一丝愠怒,面上却是不敢表露分毫,哭丧着脸说道。

   “两位差爷,今年这是闹哪样?莫非是觉得今年的孝心不够?还是吃食不合口味?您老发个话,我一定改正学习,努力做个好人!只是咱们说好的买卖,可千万不能反悔啊。”

   随着少年郎这番话音落下,街面上骤然刮起两道凉风来。枝叶在风中发出一阵沙沙的声音,老鸹叫了一声,证明自己的存在。

   地上的那堆纸灰却是没有半点动静,像是被浇了一碰冷水,在风中没有丝毫的卷动。

   “王小二,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们兄弟做买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清冷的街面上骤然响起一道冷哼来,随之阴风阵阵,昏黄的路灯一阵闪烁,最终还是不甘地熄灭了。

   本就不算明亮的街道瞬间被黑夜所笼罩,即便是借着天上的月牙,也不过能够勉强看清神情三米范围。

   阴风来得快去的也快,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便消散而去,只是原本平静的街面上却多出一白一黑两道鬼影来。

   白影浑身上下穿着一件白纸糊的衣服,头戴一顶高脚帽,上面写着“一见生财”四个血红之字。

   黑影却是与白影完全相反,一身黑色纸糊衣服,同样戴着一顶高脚帽,上面却是写着“天下太平”四个血红之字。

   少年郎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黑白鬼影,竟是没有半点的害怕,反而面色愈发恭敬起来,就好像他始终在等的正是眼前这黑白两道鬼影。

   如果此时有人在此,自是能够一眼认出眼黑白鬼影正是阴间鼎鼎大名的黑白无常。

   只是不知这名少年郎究竟是何人?又为何在这里和黑白无常交易?交易的内容又是什么呢?

   只瞧白无常冲着少年郎嘿嘿一笑,丈长的舌头随着笑容起伏。大袖轻轻一卷,便将一堆纸钱灰烬尽数卷入宽大的袖子之中,然后这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嘿嘿...今年莫先生又没来吗?”

   黑无常则是双目冷瞪,似是眼前的少年郎欠他几十亿冥钱一般。腰间锁魂铁链散发着森冷寒光,隐隐有冤魂哭喊。

   “嗬嗬...”

   也不见黑无常开口,只瞧他的喉咙微微颤抖,发出一阵嗬嗬的声音。这倒不是说黑无常故作高冷,实在是他自从成为阴间鬼差之后,便没人再听过他开口说过话。

   每次见人都是发出一阵嗬嗬之声,至于他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怕是除了白无常之外,再没人能动他的意思。

   白无常伸着红色的丈长舌头,转头看了眼身边的黑无常,安慰一句“莫要生气”。

   “回二位差爷的话,莫爷爷外出去了,说是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不过他老人家临走之前交代过,说是只要我恭敬有礼,不犯忌讳,二位无常差爷自也不会为难与我”

   瞧见黑白无常现身,王小二的神色愈发的恭敬起来。不过在提及莫爷爷的时候,却还是不经意地流露出几分崇敬之色。

   “哼...”

   白无常那双泛着幽蓝色鬼火的眼睛盯着死死地盯着王小二,鼻子冷哼一声。

   “莫先生已经五年不见踪迹,虽说按照我们兄弟之前与他达成的协议,每年可以收取一亿冥币作为你购买一年阳寿的好处费。只是...最近下面查的紧,我们兄弟也很为难!此番上来正是要找他老人家商议此事,不知小二可否告知莫先生的行踪?”

   如果此时有人听见这番对话,一定会惊讶到下巴脱臼。

   从古至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阳寿天定,不可更改。“阎王要你三更死,无人敢留到五更”,这句话便是由此而来。更是有人作诗一首,以表内心的苦楚。

   千里江山皆风光,君王醉卧龙塌旁。

    朝上何人问长生?唯有当年秦始皇。

   便是当年统一六国的秦始皇亦不得长生,更何况哪些普通人呢?

   可是现在却有人要用钱财来买阳寿,即便有钱能使鬼推磨,也不能买来阳寿吧!如果真的能够买命,哪些亿万富翁们岂不是成了千年的老妖精?

   少年郎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暗道一声“老鬼欺我”,不过面上却是愈发恭顺。

   “莫爷爷的行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老人家一年内总是要回来一趟的。既然二位差爷想要找他,不妨等今年莫爷爷回来的时候,我把这件事情转告与他老人家。到时候莫爷爷是下去找两位差爷,还是劳烦两位差爷再上来一趟,这就不是我一个晚辈可以做的决定了”

   “呵呵...”

   白无常不置可否地冷笑两声,一双鬼眼不停地闪烁,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少年郎心中忐忑,面上却是努力挤出谄媚讨好的笑容来。脚下更是快走几步,拿起地上放在纸盘里的各色小吃,献宝般地递到白无常面前,口中讨喜地说道。

   “白爷,这是今年最流行的麻辣鸭脖,味道绝了,您老尝尝?”

   白无常轻蔑地瞥了眼王小二,暗叹莫先生后继无人。不过丈长的舌头却是极为诚实,舌尖轻轻一卷,便将一盘子鸭脖卷入口中。

   也不见白无常如何咀嚼,不过是两个呼吸的时间,便又将鸭脖重新吐了出来。只是再看哪些鸭脖,却已是惨白之色,其中味道尽被吸收干净。

   “嗯,不错!”

   得到白无常的些微赞许,王小二面上露出几分得意。端着另一盘卫龙辣条,讨好地说道。

   “黑爷,您也尝尝味道?”

   黑无常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连“嗬嗬”之声都没有发出,这让王小二不免觉得有些尴尬,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无外如此。

   “王小二,你也不用拍马屁了。实话告诉你吧,今年的一年阳寿,我们兄弟不能卖给你。”

   白无常收回目光,似乎终于确定四周只有少年郎一人,再没有任何其他隐藏在暗中之人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说。

   听见白无常的话,王小二不由的微微一愣,随即赔笑着说道。

   “哈哈...白爷,您真是会开玩笑”

   “谁TM在和你开玩笑?”

   白无常鬼眼一凌,手中招魂幡轻轻抖动,顿时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响起,直面招魂幡的王小二更是产生三魂七魄如要离体的错觉来。

   “呼...黑白无常不愧是四使之二,单着勾魂的手段便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虽然只是简单的挥动一下招魂幡,体内的三魂七魄竟是隐隐要离开肉体。如若真让白无常挥动手中招魂幡,怕是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能把我的魂魄从肉身之中勾出来吧”

   王小二心中如此盘算,嘴上却是急忙说道。

   “白爷,您刚才不是收了我一亿的钱财?大家说好的买卖,钱财您也收了,这个一年的阳寿....”

   “嗬嗬...”

   黑无常发出一阵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声音来,手中的锁魂链却是抖的哗哗作响。

   “嘿嘿...我兄弟的意思是那些钱可不是你用来买命的”

   “那些纸钱明明是我...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

   “我们把你杀了,那些钱自然也就成了无主之物。既然是无主之物,我们兄弟为何不能拿呀?”

   王小二真的有些急眼了,准备一亿的冥币并不容易。不过钱财倒也不打紧,关键是眼前的黑白无常显然不打算给他活命,这才是要命的买卖。而且听着白无常的话,王小二想到了一个词---“黑吃黑”!

作者的话:

新书开始上传,诸位放心追更

小妖天机